移动版

主页 > 无限娱乐注册登陆 >

温庭筠和鱼幼薇:枕上潜垂泪花间暗断肠

  盛唐的繁荣带来了诗词的高峰。期间出现了鱼玄机、李冶、薛涛、刘采春,并称唐代四大女诗人。

  鱼玄机(约844—871)晚唐女诗人,生于长安(今陕西西安)。本名鱼幼微,字蕙兰。自幼聪慧,才思敏捷,好读书,尤工诗。她的一生仿若昙花,绚烂短暂。迄今收录存有的诗文,共50首。现代作家施蛰存评价她的诗,功力在薛涛之上与李冶不相上下。

  小幼薇五岁便能背诵数百首诗章,七岁开始学习作诗,十一、二岁时,她的诗作就已在长安文人中传诵开来。甚至有传闻说小幼薇:出口成章,三步成诗。不满十三岁的鱼幼薇,在三月草长莺飞,一个暮春的午后,遇见了影响她一生的男人,他就是花间词派的鼻祖温庭筠(字飞卿)。

  她生的活泼灵秀,纤眉大眼,肌肤白嫩,水灵灵的小美人一个,美得自然清新。又如兰花一般高贵文雅,是以君子只能远观而不能亵玩焉!当时有诗曰:借问美女何处有,君子遥指鱼家女。“鱼家女”就是鱼幼薇也!

  鱼父早逝,娘俩靠做针线和浆洗勉强维持生计。低矮阴暗的院落里,不惑之年的温庭筠忽地生出怜爱之情。委婉说明来意,他请幼薇即兴赋诗一首。小幼薇落落大方,温庭筠和鱼幼薇:枕毫无拘谨之怯,扑闪着大眼睛。他想起来时路上,柳絮飞舞拂人面颊,即以《江边柳》为题。小幼薇以手托腮只略作沉思,便吟道:

  温庭筠反复吟读,深感欣慰,心道:果然不负传闻才情了得,妙人儿也!此后,温庭筠便经常来指点鱼幼薇,但他不收学费,反而不时地帮衬着鱼家,他与鱼幼薇的关系,既似师生,又似父女、朋友。

  不久之后,温庭筠离开长安,远去了南方。情窦初开的少女心也随他去了远方。秋意浓情思深,一首五言律诗《遥寄飞卿》,满满的都是思念的情意:

  许是年龄相差悬殊,许是自惭形秽,温庭筠虽然对鱼幼薇十分怜爱,但一直把感情控制在师生或朋友的界限内,不敢再向前跨越一步。这让我想起那个敢爱敢恨的三毛与年逾古稀的王洛宾,故事惊人的相似。王洛宾这样说道:萧伯纳有一把破旧的雨伞,早已失去了雨伞的作用,但他出门依然带着它,把它当作拐杖用。

  对于王洛宾而言,或是温庭筠也好,也许他们的热情,如同火山岩下的平静。他们的爱不是给予,而是怜惜、怜爱。似乎只有这般,才能将对“她”的无谓伤害降至最低。然而,在文艺女青年的爱观里,这样做真的对了么?

  一个藏不住喜欢,一个演不出热情。这可如何是好?一个住进心里的人,会勾起女子天性中最真、最深的情感,然而世俗己念,终是害苦了情深执着的女子。

  她们都是对待感情清澈如许的女子,尘世的腌臜与市侩丝毫没有将其污损。骨子里,都是遗世独立的清孤自傲,行事作风不拘泥于世俗的眼光。

  但她们的故事又不尽相同。三毛是幸福的,荷西六年倾心陪伴,把她宠在手心,他们的每一天都是在热恋。是以当三毛遇见王洛宾时,她寻找爱情求而不得,对王洛宾她没有怨恨,只带着遗憾离开这个再也寻不见爱的世界。而鱼幼薇是先遇见温庭筠,少女初心爱错付,情根深种却得不到回应。她深觉未被爱过,她对这个没有爱的世界,对温庭筠是生出了怨恨的。

  鱼幼薇一颗春心暗系温庭筠,一次次不见雁传回音,她心里十分难过,愁思不断。冬夜萧索,她又写下《冬夜寄温飞卿》一诗:

  爱情就像一颗种子,会在一个人的心里发芽,越长越快。少女的幽怨在诗文里如泣如诉,试想温庭筠真的一点都没动心么?不,肯定不是!她甚至在自己的院子里种了三棵小柳树,上潜垂泪花间暗断肠分别给三棵小柳树起了名字:“温”、“庭”、“筠”!

  唐懿宗咸通元年,温庭筠回到了长安。鱼幼薇此时已是明艳动人的及笄少女了,他们依旧以师生关系来往。她大胆向他示爱,遭拒。朦胧的雾中花水中月式师生恋,就这样随风而逝。

  鱼幼薇一天天愈发如花似玉,才华横溢。来鱼家提亲的人踏破了门槛,她把那些风流公子都拒绝了。她是聪慧的女子,知道这些人看中的不是她的才华,而是她的姿色。文人多清高,鱼幼薇是文艺女青年,对他们的财富与地位没的多大兴趣。而对温庭筠这个风流才子,倒是真心的喜欢,芳心萌动。

  那个时代,像温庭筠这样的名人,纳一个十几岁的妙龄女孩为妾,是一件很平常的事情。可温庭筠却控制着自己的感情,绝不出师生之轨雷池半步,我想,这许是对鱼幼薇最大的尊重吧。只是自以为单恋着他的小女子,怎能了解中年大叔的疼惜与顾及。温庭筠心里苦呀,他懂得她的心思,更疼惜她的人,又何尝不是更大的折磨?

  温庭筠在世人眼里是怎样的人?他性情爽直,喜欢过纵情放浪、无拘无束的生活。对权贵不满,不为世俗所重,一生也是很坎坷,行为放荡不羁。但他决定要做鱼幼薇眼里的“良人”,一个好男儿,留在她心里永远是温文尔雅的形象。有着这样心境的温庭筠,又怎么会去玷污鱼幼薇呢?她在他心里应是洛神一样的存在。

  或许鱼幼薇受温庭筠影响,有着恋父情结,喜欢年长些有才气的男子。当温庭筠介绍李忆给她认识时,她同意了交往。李忆,是江陵的名门之后,官至左补阙。他生的端正健壮,性情温和,却很是懦弱俱内。

  两人从相识相恋,也算是郎情妾意了,不久李忆便一顶花轿迎娶鱼幼薇进门。至于鱼幼薇有几分是爱屋及乌 ,就说不清了。

  这人世间,哪一个女子的爱不是自私的?李亿的正妻裴氏家世显赫,身份高贵,她容不下这么一位美貌风情的小女子留在丈夫身边,在裴氏的威逼之下,李忆无奈地将鱼玄机休了。鱼幼薇理解裴氏。她从内心不争不抢,自愿入道观,从此心死,叫做鱼玄机。她的心里有一个叫温庭筠的男子。被休她痛心,更让她痛心的是得不到庭筠爱的回应。她知他是心里有她的,喜欢她的。她开始颓废了,荒唐了,看得温庭筠直疼到心尖儿去。

  她是思念那个抛弃了他的李忆,还是那个不予她回应的温庭筠?她说不清了,满腹愁思无人能言,全都赋予诗文,似乎那个流泪垂思的女子就在眼前,怎叫旁人看了不为之动容,惆怅怜之?

  鱼玄机终于惊动了温庭筠的心,这个一惯不会隐藏自己的男人,这个曾经被鱼玄机暗恋的男人在踯躅中,还是来到了道观。他劝她:“幼薇,不要再这样下去,再这样下去一切就都完了。”

  鱼玄机背对着温庭筠沉默了,她不知道说什么好,温庭筠叹息着离开了,她转过身,看着他的背影,眼泪流了下来。“别叫我幼薇,鱼幼薇已经死了。”

  她变成了一个坏女人,一个万劫不复的女人。被仇恨和欲望撑破的鱼玄机,心胸越来越狭窄,和女弟子之间的一个冲突,她就打死了人,落得判处死刑。时年她才不到三十岁,正是人生最美的年华。

  那夜心有灵犀,温庭筠怎么也睡不着,他觉得鱼幼薇在不停的呼唤他。在不停的诉说着什么,他的心跳不安地颤粟着,觉得鱼幼薇肯定发生了什么事情。于是,半夜披衣而起,无眠的他吹起了笛子寄托着思念,吹的唐玄宗创作的《诉衷情》。他吹了一遍又一遍,干脆展纸在案,挥毫泼墨,刷刷写就这阙《诉衷情》:

  情深所致,他流泪了。再也按捺不住思念,收拾东西黎明动身,奔赴辽阳,去看鱼幼薇。

  等赶到的时候,鱼幼薇已经被推到了断头台上正欲行刑,他惊呆了。她说道:“我想最后向老天说一句话。”刽子手默许了,鱼玄机悲伤的说:“直到现在我才明白,我这辈子唯一爱过的一个男人,他的名字叫温庭筠!”这个成就她诗才,赋予她不同人生的风流才子,是她的真爱啊。

  “易求无价宝,难得有情郎。”千古流传至今,对于鱼玄机来说,最终,爱情是她诗文里求而不得的文字泪。

  爱,是保持初心不变的情,它根植在灵魂深处。一旦心里住进一个人,就再也容不下其他人。隔着一道心门,外面的人怎么挤也挤不进来。徘徊在心门之外嬉闹,人们渐渐学会演戏。

  尘世烟火沉淀,如风来惊艳了花开,雪来旖旎了月色,惊艳了人间烟火的鱼玄机,她一直都明白自己真正需要什么,真正在意什么。默念着温庭筠的名字,她悄然走向另一个世界。这短暂一生,所有美好的记忆,都停留在温庭筠身上。从初识、他日常悉心指导,到她芳心暗许。

  那个他怜爱的徒儿鱼幼薇走了,那个与他诗文酬和的诗人鱼玄机走了,温庭筠的世界冷了。

  鱼玄机,这个仿若昙花绚烂的女诗人。倘若有来生,只愿君生你亦生,续约一场不告别的情缘。愿你握住温庭筠的双手,是温热的,是永远不会松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