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版

主页 > 拉菲2测速 >

水浅王八多遍地是大哥人到中年认识的人多了我

  男的死追活追,女的半推半就,很俗套的男欢女爱,原本也无可厚非,问题是男的有家有室,这就有点儿没良心的味道了。

  这世间的情感纠葛,从来都是新人笑旧人哭,曾经的海誓山盟、曾经的糟糠之妻,与当下的你侬我侬又算得了什么呢?

  玉炉冰簟鸳鸯锦,粉融香汗流出枕。帘外辘轳声,敛眉含笑惊。柳阴轻漠漠,低鬓蝉钗落。

  好在男人的糟糠之妻也看的开,与其寻死觅活,不如乐得成全了他们。女人带着几个孩子苦熬日月,终生未嫁。

  圈子很重要,女的原本籍籍无名,因为嫁了个好老公,变成了公众人物,也结识了更多的比老公更好的男人。

  问题就很俗套了,女的出轨,男的捉奸,然后是无休止的争吵,12年后,终于离婚。

  就像我们偷看邻家女孩洗澡,就像我们喋喋不休的去议论王宝强和马蓉,这就叫做人的差距,我们要接受。年认识的人多了我就更喜欢狗了

  想起来年轻时候读的几本书,陈继儒的《小窗幽记》洪应明的《菜根谭》王永彬的《围炉夜话》周希陶的《增广贤文》。

  名利之不宜得者竟得之,福终为祸。困穷之最难耐者能耐之,苦定回甘——《围炉夜话》,

  夜读金圣叹的《宿野庙》,佛面、虫子、半夜雨、僧衣四壁,几个寂寞入骨的意象叠加,真的让人满心荒寒,满心悲凉。金圣叹为人孤高、狂放不羁,一生坎坷,果然是“飘然思不群”。

  16岁至今,多少年?多少遍?多少次写了撕撕了写?我继续在窗下临阮小籍的《快雪时晴》贴——

  我以为,只要绝口不提,只要让日子继续地过去,你就终于,终于会变成一个,古老的秘密。

  阮小籍,居苏州,喜欢文字、紫砂、砚台、闲章这些朴素、水浅王八多遍地是大哥人到中自然的东西,作品见《散文》《读者》《芒种》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