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版

主页 > 无限娱乐注册登陆 >

漫说易安词中的“扶头酒

  萧条庭院,又斜风细雨,重门须闭。宠柳娇花寒食近,种种恼人天气。险韵诗成,中的“扶头酒扶头酒醒,别是闲滋味。征鸿过尽,万千心事难寄。

  楼上几日春寒,帘垂四面,玉阑干慵倚。被冷香消新梦觉,不许愁人不起。清露晨流,新桐初引,多少游春意!日高烟敛,更看今日晴未?

  王仲闻《李清照集校注》认为“‘扶头酒’盖酒性颇烈,易使人醉之酒,非有酒名‘扶头’也。”这条注释印证了不少语涉“扶头”的诗词,颇广见闻:

  “扶头”:杜牧《醉题五绝》:“醉头扶不起,三丈日还高。”姚合《答友人招游》:“赌棋招敌手,沽酒自扶头。”贺铸《南乡子》词:“易醉扶头酒,难逢敌手棋。”周邦彦《华胥引》词:“醉头扶起寒怯。”韩元吉《南乡子》词:“烂醉拼扶头。”……“扶头”乃指醉后状况,谓头亦须扶。“扶头酒”盖酒性颇烈,易使人醉之酒,非有酒名“扶头”也。杨万里《诚斋集》卷八《春寒》诗:“雨里杏花如半醉,抬头不起索人扶。”盖以人醉后扶头之态喻杏花也。

  俞平伯在《唐宋词选释》中注此词,则提出“古人于卯时饮酒称‘卯酒’,亦名‘扶头酒’……‘扶头’原义当为醉头扶起。‘扶头酒’是一复合的名词。”他解释如下:

  宿酲未解,更饮早酒以投之,所用只是较淡的酒,以此种饮法能发生和解的作用,故亦以“扶头”称之。或自饮,或待人侑劝,且有作为应酬者,以扶头倩人也。酒薄却云易醉者,乃重饮故耳。引申之,即无宿醉,仅饮早酒,亦曰“扶头”。

  照俞说,卯酒是在卯时喝的酒。卯时是清晨5点到7点。这个时间喝酒,往往是为了“投一投”。但是,也不排除兴致高,无宿醉可投,也要喝两口的。此酒是淡酒,而非烈酒。若大清早起来就猛灌烈酒,这一天就没法过了。

  依照王、俞二位的解释,扶头酒之性有烈、淡二说,但一般注家却多取烈酒之意。如徐培均《李清照集笺注》二说并存,而以王说为正解,于俞说则“备”之;沈祖棻《宋词赏析》也从王说,以为是“一种烈性酒”;陈祖美《李清照词新释辑评》也说“容易使人醉的‘扶头酒’”。

  用烈酒来理解扶头酒,落实到词境的解释上,多同前句“险韵”关联起来,谓主人公为离愁别绪所苦,借诗酒排遣这恼人滋味,作诗偏不取易作的韵脚,做险韵诗句,饮酒则当然也是挑烈酒饮。如马兴荣先生的解说颇有代表性:

  ……她不但做诗,而且要做很难做的“险韵诗”;她不但饮酒,而且要喝容易醉人的“扶头酒”。因为容易做的诗,一下就写成了;不醉人的酒,喝了许多也不醉。这说明,她的目的不是在做诗,不是在喝酒,而是想借此消磨时间,借此麻醉自己,以求得暂时的解脱。

  此种解释,看起来颇有说服力,与词境而言也说得通,但其实是错解了。聂在富《漫话“扶头酒”》一文中指出,据李时珍《本草纲目》中说,“烧酒非古法也,自元始创其法……其清如水,味极浓烈”。据此而论,漫说易安词李清照时代尚无烈酒。他认为“扶头酒”这个名字以酒的功用命名,“扶”是“扶持”、“扶养”之意,《礼记·射义》上说:“酒者所以养老也,所以养病也”,《春秋纬·说题辞》则有“酒之言,乳也,所以策身扶老也”之语。

  也就是说,古人认为用酒有保养头脑的功用,夜间饮酒致醉,次日起床后困乏,有如得病,是谓“酲”,用扶头酒来解之,称为“解酲”。这样,说扶头酒为淡酒,是有“科学”依据的。

  以淡酒而非烈酒来理解李清照的这句词,则解说之法,与马兴荣等先生的理解自然会有所不同。此句中,扶头酒是醒酒的酒,而非醉酒的酒。该词写临近寒食的一个清晨,连日细雨蒙蒙,主人公因亲人暌离而忧思难耐,面对转好的天气,想独自游春,却意兴阑珊。从时间上判断,通篇都写晨时,饮酒时间正合俞平伯说的卯时。“险韵诗成,扶头酒醒”二句对读,如是烈酒沉醉,则实难成诗,当是薄酒微醺,方能催促诗情妙笔。推测起来,词的上片大致描绘了这样一个场景:

  寒食将近,柳绽花破,本是好春光,却连日风雨潇潇。词人一早起来,独在深院高阁之上,天气恼人,丈夫远别,内外煎焦,心绪抑郁,无从排遣。她喝了点淡酒,微醺之中,诗意兴起,就写了首高难度的诗——或许正是怀念离人之作——诗成之后,酒劲也消去了,方才被暂时排遣的思念之愁绪,却如潮水一样,退去又重来,层层叠叠,形成无法言传的万千心事。

  习见越共特使李克强会见扎尔达里考研占座神器山西统战部部长被查万达百度腾讯做电商苹果9月发布iphone6晋江最年轻副市长浙江公务员车震被拍眼镜蛇咬死厨师小米被指抄袭柯震东:绝不再吸毒省部官员被送姐妹花大米换高铁计划暂停住宅被查32岁考霸进清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