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版

主页 > 无限娱乐注册登陆 >

暮雨新曲

  原标题:暮雨新曲■ 张华 天气骤冷,琼西北的天空上锁着厚厚的乌云,像一团驱不散的忧愁。飘飘洒

  天气骤冷,琼西北的天空上锁着厚厚的乌云,像一团驱不散的忧愁。飘飘洒洒的细雨从天而降,野坡上的树林和田园里未收成的庄稼在寒风中萧瑟,文澜江的水落下了不少,但河面上却反射出一种冷光。县城的大街小巷里,人们披着雨衣往来穿行。我坐在办公室窗前,想写一写当时无端黯然的心情,但窗外的一幕,牵扯了我的视线。

  大院前的一囿青草坪,几乎被雨水浸没,浅的积水中露出星点模糊的绿意。一个小女孩正站在积水中,小手在水面上嬉戏。小女孩是住在大院里的吧?身着一件红绒衣和一条青色腈纶紧身裤,梳着一对燕尾辫,虽然脸儿冻得发红,但依然显得乖巧可爱。她紧紧拉着卷起的裤筒,身子稍微向前倾着,在水中一步一顿地走来走去,偶尔弓下腰来划水,玩得十分入迷。在细雨横漫的天地间,小女孩点缀着草坪的红与青,呈现出一种久违的温暖、天真和清纯。

  小女孩的脚在水中一起一落,溅起细小的水花,水声让周遭的空气流动了起来,让路过的人不禁侧头看一眼小女孩,小女孩也微笑回视,小小的笑靥宛如一朵舒缓绽放的莲花。可他浸泡在冷水中的双脚已经有些发白,还不想离去。

  小女孩嘴里哼着“小白兔,白又白的,两只耳朵竖起来,爱吃萝卜和青菜,蹦蹦跳跳真可爱”的儿歌,脆脆的童声在暮风里缈缈散开。她边在草坪上的积水中转来转去边唱着“小白兔”,并不知道有一个大人就站在近旁。

  草坪上的积水中央有个状如篮球的石头,一半露出水面。小姑娘蹲在小石块上,左手拎着一个小花篮,新曲右手拿着一根小树枝在水面上来回划着,先把漂在水面的纸屑拢集,再一一兜入小花篮。她是那么的专注,那么耐心。不一会儿,漂水面上的纸屑已被小女孩收拾得一片不剩,草坪积水又恢复成清清净净的一汪清水。这时,一个穿着得体的年轻人走过来,他掏出一支香烟,嘴上一叼,点上火后随手把空烟壳扔向草坪的积水,对小女孩视若无睹。草坪上,几叶露出水面的草尖撑住已被年轻人捏皱的香烟壳。

  雨水打湿的香烟壳吸引了小姑娘目光,她随即停止了唱歌,斜倾着身子捞起香烟壳,不想石块太滑,她不慎跌了一跤,但她很快就站了起来,擦擦脸上的水珠,拧拧衣角,又用双脚划动水面,水珠四溅,与深秋缥缈的细雨融在一起。

  天色渐渐向晚,我拿起雨伞,暮雨走出办公室,向小女孩走去。我把雨伞移到衣服已经湿了大半的小女孩头上:“小姑娘,天快黑了,叔叔送你回家!”小女孩蓦地抬头,站在前面仰着头望着我,清澈的双眸透着一丝陌生和不解。见我正看着她笑,她倏忽拽起湿漉漉的裤筒,鸟雀一般从草坪边跳跃着跑开了,渐渐消失在深秋雨天的暮色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