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版

主页 > 无限娱乐资讯 >

暗随流水到天涯(诗话洛阳

  梅英疏淡,冰澌溶泄,东风暗换年华。金谷俊游,铜驼巷陌,新晴细履平沙。长记误随车。正絮翻蝶舞,芳思交加。柳下桃蹊,乱分春色到人家。

  西园夜饮鸣笳。有华灯碍月,飞盖妨花。兰苑未空,行人渐老,重来是事堪嗟。烟暝酒旗斜。但倚楼极目,涯(诗话洛阳时见栖鸦。无奈归心,暗随流水到天涯。

  秦观(公元1049年—公元1100年)字太虚,又字少游,北宋高邮(今江苏高邮)人,“苏门四学士”之一,号淮海居士,世称淮海先生,被尊为婉约派一代词宗,官至太学博士,国史馆编,有《淮海集》传世。

  洛阳乃北宋之西京,都市繁华,宫苑众多。“人间佳节唯寒食,天下名园重洛阳。”词人曾经居洛,留下了难忘的记忆。有一年早春,词人故地重游,人事沧桑,景物暗换,油然而生惜旧之情,写下了这首词。

  起头三句,“梅英疏淡,冰澌溶泄,东风暗换年华。”写初春之景。“暗换年华”,语意双关,既指自然界的变化,又指人事沧桑、政局变化。

  “金谷俊游”等句,写的是那年春天的一次游宴。金谷园是西晋石崇的花园,在洛阳西北。铜驼路是西晋都城洛阳皇宫前一条繁华的街道,以宫前立有铜驼而得名。诗人们常以金谷、铜驼代表洛阳的名胜古迹。

  “正絮翻蝶舞,芳思交加。柳下桃蹊,乱分春色到人家。暗随流水到天”春光明媚,此情此景,自然也就“芳思交加”。此处“乱”字用得极好,将春色无边、万紫千红的景象巧妙地反映了出来。清陈廷焯《白雨斋词话》云:“‘柳下桃蹊,乱分春色到人家’二句,着一‘乱’字形容姹紫嫣红的春色无处不在,设想奇绝,语意妙绝,极得前人称赏。思路幽绝,其妙不可思议。”

  换头“西园”三句,“西园夜饮鸣笳。有华灯碍月,飞盖妨花。”,从美妙的景物写到愉快的饮宴,时间则由白天到了夜晚,以见当时饮宴之乐,写过去之热闹反衬今日之凄凉。

  “兰苑”二句,语意转折,逼出“重来是事堪嗟”,点明怀旧之意,与“东风暗换年华”相呼应。追忆前游,此事可念,而“重来”旧地,则“是事堪嗟”,感慨至深。此时酒楼独倚,只见烟暝旗斜,暮色苍茫,极目所至,时见栖鸦。此情此景,经历宦海风波、仕途蹉跎的词人,自然而然就“无奈归心,暗随流水到天涯”了。

  全词运用对比,即景抒情,用昔日之乐反衬今日之悲。风格含蓄,语言精致。 (夏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