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版

主页 > 拉菲2资讯 >

想当年|《爱杀17》:逐渐接近黑暗或许才是成长

  我们的青春期是被台湾偶像剧占据的。当时英美剧和日韩剧还未大量涌入国内,加上笔者家乡地处东南沿海

  想当年|《爱杀17》:逐渐接近黑暗或许才是成长的真相

  受港台文化影响任何一方地域都要严重。当时姑娘们的花痴对象常常是《流星花园》《恶魔在身边》《命中注定我爱你》里的霸道总裁,本就浑然天成的口音学着台偶剧里的女主角撒娇,闭着眼睛听简直有乱真的效果。

  台湾偶像剧的特点就是夸张的甜腻,想当年|《爱杀17》:逐渐把所有梦幻因素叠加在一起,用来满足心智尚未成熟的少女欲求不满的虚荣心,接近黑暗或许才是成长的真相偶尔出现一部小清新风格的台偶剧,都会拿来当作楷模来表彰,比如数年前的《我可能不会爱你》。

  最近又出了一部走小清新路线的台偶剧,还带点悬疑因素,就是以杀人游戏为主线的《天黑请闭眼》,但随着近期剧集的完结,关于演员演技及剧情烂尾的诟病此起彼伏,不禁让笔者想起了十余年前另一部悬疑题材的台湾偶像剧《爱杀17》,比起《天黑请闭眼》佳构剧般的为转折而转折,这部剧或许才更接近成长的真相。

  《爱杀17》算是台湾首部悬疑题材青春偶像剧。因为大胆触及人性黑暗面,主创当年做宣传时最常被问到的问题就是“选择那么阴暗的题材是想表达什么”。女主角张韶涵回答得很坦然:“我们没有要攻击或表达什么,就是想让大家看了之后有种想要破案的冲动。”

  这两年的院线常常被流量小生小旦主演的青春怀旧题材电影霸屏,这些电影要命的地方不只是缺乏创新,更要命的是走的是“回忆杀”路线、拼命往片中堆砌时代要素增加场景的真实感剧情却严重失真。不管是哪个年代的青春大概都不会有那么高频率的车祸和堕胎,这不是回忆,而是臆造。

  同为青春片的《爱杀17》走的并不是回忆路线,虽然故事采用的是倒叙手法,主人公的眼光却是向前看的。这让观众在追剧的过程中,很自然地带入进主人公的角色,包括处在青春期的主人公对成人世界的未知和恐慌

  想当年|《爱杀17》:逐渐接近黑暗或许才是成长的真相

  以及迫切的去窥视和探索未知世界的欲望。

  在《爱杀17》之前,歌手张韶涵也有过数次触电演戏的经历,但该剧于她最大的挑战是,她需要一人分饰两个角色。她在剧中饰演的宜真和宜静是一对十七岁的高中生双胞胎姐妹,性格却有着天壤之别。姐姐宜真外向热情、成绩优异,是“班干部”和“别人家的孩子”,而妹妹宜静却内向敏感

  想当年|《爱杀17》:逐渐接近黑暗或许才是成长的真相

  宜静不善于向人敞开心扉,转而向日记本倾诉衷肠,剧中每一集的开场,都会有一段宜静的日记独白。

  宜静的坠楼身亡打破了生活的平静。被认作是杀人凶手的高中男生邹克杰是宜静的同学,也是老师同学眼里的坏学生。他在一个神秘的网络聊天室里发现了有人散播杀害宜静两姐妹的言论,可是自身遭遇的诚信危机却让大家对他置若罔闻。而后邹克杰步了宜静后尘坠楼身亡,让心有不甘的宜真和邹克杰的哥哥邹克强要为枉死的亲人翻案。

  除了同辈压力以外,剧集还大胆地涉及了性启蒙、青春期恋爱、原生家庭矛盾、升学压力等现实问题,也是主创新颖的选材与诚实的创作态度,《爱杀17》获得了当年台湾电视金钟奖的七项提名,并收获了最佳女配角、最佳编剧等奖项。主题曲《口袋的天空》与片尾曲《隐形的翅膀》均收录于张韶涵当年发行的个人专辑《潘朵拉》中。《口袋的天空》尽管传唱度没《隐形的翅膀》高,但每当听到这首歌的旋律响起,都会让我感慨那群为了接近真相而摔得遍体鳞伤的少男少女,并哀叹自己的青春不曾这般勇敢壮烈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