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版

主页 > 无限娱乐资讯 >

南风知我意丨这些言有尽意无穷的经典诗词

  王昌龄啊王昌龄,七言已让人叹服。五言也是如此之好,“春潮夜夜深”比之“江边明月楼”高出好几个境界。深的哪里是春潮,而是夜复一夜的思念。

  张子野笔辟蹊径,不写荡秋千的人,而借秋千影来展示他人对春残花落的无感无知和作者的多愁善感,以他人之乐反衬己之哀。

  “那堪更被明月、隔墙送过秋千影。”与“云破月来花弄影”和“柳径无人,堕飞絮无影”合称“三影”,同为名句,系描神之笔。

  秦少游著词中,余最爱此首,王静安先生在人间词话评曰:“少游词境最为凄凉。至“可堪孤馆闭春寒,杜鹃声里斜阳暮”,则变为凄厉矣。东坡赏其后二语,犹为皮相。”未免刻薄!

  余知静安先生立学心切,赏“孤馆闭春寒”之沉郁深闳。然词之审美,盖不能一家之言,人各所好。有尽意无穷的经典诗词余生于湘南之野,潇水之滨。零陵故郡,雄踞翼轸之福地,舜荫九疑之灵山。苍梧叠嶂,渌水潆回。观一目而慨终生。是与东坡居士皆偏爱“郴江”句,其得醇厚之旨,言尽而意不尽。

  末二句为传世名句,然今人不解其美。“月冷千山”极言清冷广远,“冥冥归去”指离魂已远,南风知我意丨这些言永不可回。王静安先生赞曰:“白石之词,余所最爱者,亦反二语。”大概姜白石的“二四十桥仍在,波心荡,冷月无声。”更为人广知吧。

  水流尽矣,花落尽矣,春归去矣,而人亦将亡矣。将四种了语,并合一处作结,肝肠断绝,遗恨千古!

  暗用杜牧之诗意,寄慨悠远。读此诗,可见苏子瞻作律诗,往往一气呵成、情思婉转、流畅生动,其才已到收放自如之境。

  众皆爱东坡词旷,余爱之写景之真,语出而置于眉睫,常使人身临其境,目睹其景。

  “灯又烬”一语双关,卧房灯烬成灰,寓亲人相会也不可得。刘熙载云:“冯延巳词,晏同叔得其俊,欧阳永叔得其深。”此语精辟地指出了欧词婉约深沉的特点,此词当如是。

  杜工部作为唐朝文坛巨匠,佳作数不胜数!此首余之最爱,词丽而意苦,感昔伤今之叹全从以“又”字出。所谓见风韵于行间,寓感慨于字里,而言外黯然欲绝。杜工部七绝,此为压卷之作!

  李义山给了我们不可多得的温柔悱恻,如灯下之人,对你娓娓述来。此诗时空交错,回环映照,一咏三叹,情意隽永。

  李义山诸诗中,余最爱此首。感人至深,深入肺腑。身长在,而情长在,情长在,而痛亦长存。

  一句“杏花烟雨江南”,把江南的诗意概括到极致,美矣,尽矣。比之“春来江水绿如蓝”有过之无不及。

  点评:有些人即便重见,也是“经年离别”,失去的永远无法弥补,这才叫线、谁教岁岁红莲夜,两处沉吟各自知。

  点评:最令人心痛的或许不是睹物思人时,人已不在,而是你某一天,突然发现,对方生前留下的某件事物,一直默默地陪伴了你那么多年。

  我知道你一定要走,不管你是去做官也好,做买卖也罢,只希望你早一点回来,你要知道在家里有一个人在等着你,在绿窗之下,这个人像花一样美丽,也像花一样容易凋零、憔悴,你难道就忍心不赶快回来吗?

  呵呵是笑声,我一开始读韦庄的词,很不喜欢“呵呵”这两字,毫无美感,而且“且呵呵”,写得好像很空洞。可后来才发觉他写得好,因为他本来就不是发自内心的欢笑啊,他真的是表面的笑声。空洞的笑声正好表现他那种空洞的悲哀的情绪,那真是“遇酒且呵呵,人生能几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