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版

主页 > 拉菲2资讯 >

他是一个顶“真”的人——怀念杨钟岫(牛翁)老师

  (1922年-2017年),本名杨钟岫,1922年生,重庆市人,老新闻工作者。曾先后就读于燕京大学、光华大学等五所大学。曾任重庆市老新闻工作者协会会长。

  1985年,牛翁参与创刊重庆晚报,兼任顾问,并开辟时评专栏“朝闻夕议”,共刊发千余篇,一时风行山城。买重庆晚报,读“朝闻夕议”,成了众多市民每天的期待。

  牛翁去世前四十多小时的经历,简直就是一个传奇故事。从8月13日到14日晚8时许,他的头脑特别清醒,除觉四肢无力、呼吸不畅外,无其他异常。据他的子女介绍——

  13日晚他将全家人召在一起,一一叮嘱,仔细交代:如果病危不要抢救,绝不进重症监护室;一旦去世,后事从简;告诫子女不要花钱买墓;只说了声“衣服汗湿,需换”,说完即让大家散去……

  8月14日,心情甚好,三餐顺畅。下午,家人告知与他相交甚笃的一位老友几天前因病去世,他立刻要家人“拿纸笔”,他要撰写挽联。惜力不从心,只好口述,子女记录,等一切办妥牛翁才放心了。不一会儿,牛翁昏迷,再未醒来。8月14日晚10时,医生宣告:牛翁逝世……

  听后大家惊叹不已:临终前如此清醒、淡定,毫无痛苦,以95岁高龄笑着去往天国,也真算是喜丧了。

  我与牛翁是“亦师亦友忘年交,相识共事三十春”。2016年我年满八十,他亲手撰书竹枝一阕,装裱成轴相赠,其中小注称:“三十年前共创晚报共事十载,退休后复义务老新协十余周岁。台端以贤内助病弱辞归助家务,两袋者菜袋米袋也。”这是牛翁2016年4月15日书赠我的,再看倍感亲切。

  他一辈子从事新闻工作,始终坚持新闻的“线岁,他每天耕耘版栏之间,审大样,做标题,勘正误,名为顾问,实是一线“当家编辑”,把关尺度,点滴不漏,一定要做到事实准确,不违规矩。

  牛翁晚年新闻事业成就之一,是他三次涉足“时评专栏”写作。他认为时评是纸媒的“魂”,如果魂没有了,报纸的生命何在?他为重庆晚报的“朝闻夕议”栏目坚持四年多,写稿上千篇,每篇四百字,他是一个顶“真”的人—天天上报端。他为重庆广播电视报开辟专栏“听看信笔”79篇。为重庆晚报老人周刊“晚风”开专栏“牛斋絮语”29篇,是最短的一次,仅半年时间。

  在重庆新闻界,牛翁讲真话,不作违心之论。他担任市老新闻工作者协会会长,直到去世,24年,可谓“鞠躬尽瘁,死而后已”。2003年老新协成立10周年,他赋诗表达心迹:“龙钟入镜背看弓,下马扶鞍让后雄。休笑白头忙无事,不甘寂寞众姑翁。退归未必便全休,偶可旁敲鼓舌喉……”

  牛翁是一个做事很认真的人,从不当“跷脚老板”、“甩手掌柜”。他担任市老新协会长24年,凡事亲历亲为,组织活动精心规划,每开年会报告工作,他都亲自撰稿、宣读,从不让人代劳。他作诗比喻老新协是“试看百姓梁间燕,贫富无拘岁岁还。”

  牛翁是性情中人,待人真诚线岁,这一年他规划很多,不甘落伍。为了弥补耳背,他增音以听;为能提高视力,看书看报,他冒风险以94岁高龄摘除白内障,“治眼希能助读钞”。这一年他学会了玩微信,加强了外界沟通,“善于温故知时尚,乐为趋新缓步前”。每次与牛翁相聚,他都要拿出他写就的诗书作品一一展示。我们最后一次相聚是今年7月中旬,他95岁生日刚过。我去他书斋看望,他为听力好转,视力增强欣喜,只说他循环末梢不畅,脚背浮肿,饭量难增,始终消瘦,几乎是“皮包骨头”,睡觉硌得生疼,但他仍然乐观、旷达。我们最后两次通电线日天真的有些凉意了,他要我“等天气凉快了就过来吹吹”。他不喜寂寞,爱热闹,去年我们还常以“转转会”形式在书斋相聚。到了今年春节前,牛翁就有“故人零落座常寥”的感叹,不愿“独咏清斋”,他喜欢这样的日子:“虽然屋窄应酬宽,挚意谐群不厌烦。恳具热肠亲众庶,漫睁冷眼对喧天”。

  在与牛翁相识相知三十多年中,常听他讲他的“传奇人生”。他说他一辈子把钱财看得很淡,他一生做了两次“富翁”。解放前他是物质上的“富翁”,出生在号称“杨半城”的富庶之家;到后半生他是“精神上的富翁”,人脉很广,著述甚丰,家和事兴,四世同堂。他一生只看重一个头衔——记者,一生只做“平头百姓”,自称“一介布衣”,从无“当官发财”之念想。在名利面前他彻底做到了“与世无争”。他经常坦率告诉我每个月的退休金是多少,说是“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够了,还争什么。他戏说自己是“无位公卿”,在全国二十多个省市区老新协的会长、主席中,他是唯一没有官位、级别的,说罢哈哈大笑。

  牛翁去世,让人惋惜。回想他的一生,留给我们许多值得学习的东西,是一笔精神财富。在悼念杨钟岫(牛翁)老师的时候,我想起了上海作家郑拾风悼念中国晚报界前辈赵超构的挽联:“落笔爱憎分明,几曾见半根俗骨;处世荣辱淡泊,依然是一介书生。”

  牛翁十分崇敬赵超构先生,交谊深厚。1985年赵超构笔耕五十年,牛翁撰诗志贺:“贺林放(赵超构)笔耕五十年:风流文墨耐推敲,放句吴渝素誉骄。沪上三年谈未晚,延安一月识更高。南山着意歌红橘,东海怀情趁巨涛。五十春秋斯健笔,平书直写到明朝。”

  1985年初重庆晚报筹办时,他和几位同事专程赴沪取经,学习新民晚报办报经验,赵超构热情接待。今天借用挽赵超构的联语来悼念牛翁,是再恰当不过了。

  1、重庆晚报网是重庆晚报社唯一官方网站,未经重庆晚报社许可,—怀念杨钟岫(牛翁)老师任何人不得非法使用重庆晚报(含下属频道作品)以及本网自有版权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