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版

主页 > 无限娱乐资讯 >

阅读品赏:阳关与“阳关三叠

  阳关是丝绸之路的重要关隘,因位于玉门关之南而得名,其遗址在今甘肃省敦煌市西南70公里处阳关镇境内的古董滩上。说起阳关,使人自然想起唐人王维的千古绝唱《送元二使安西》:“渭城朝雨浥轻尘,客舍青青柳色新。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从诗的内容可知,是作者春日在渭城客舍送别远赴安西公干的朋友元二之作。元二其事未详,大概是朝廷派出的官员。诗中表现了作者举酒送友,依依惜别之情。尤其是尾句“西出阳关无故人”,配乐演唱时要反复吟唱三遍,把这种离情别恨渲染到了极致,故这首诗的诗题又为《阳关三叠》。

  据史书记载,阳关始建于汉武帝元鼎六年(公元前111年),与玉门关同时设置,为西汉阳关都尉治所。自汉唐以来,阳关和玉门关作为通往西域的重要门户,又是丝绸之路南北两道的必经关隘,其战略地位极其重要。同时,阳关也是充满离情别恨的地方。当时,“西出阳关”就到了西域,使人好像到了“国外”的感觉。每当此时此刻,人们都要举酒辞行,万分伤感。“聚散离合一杯酒,东西南北万里情”,镌刻于阳关碑廊的这副楹联,就是这种心情的高度概括。现新建的阳关博物馆,也有为客人办理关牒、敬酒壮行的仪式,使人感到遥远而又亲近的千古阳关情。

  由阳关引出的“阳关三叠”情结,在唐宋以来一直成为一种时髦的文化现象,屡屡见诸于文人的诗词之中。表现边塞的艰苦生活,自然离不开阳关的影子,抒发离情别恨,自然离不开“阳关三叠”的伤叹。如王维的“绝域阳关道,胡沙与塞尘”(送刘司直赴安西),李昂的“春云不变阳关雪,桑叶先知胡地秋”(从军行),杜甫的“弱水应无地,阳关已近天”(送人从军)等,都描写了阳关及阳关一带荒寒和寂苦。试想,在这样环境中戍边将士的生活是何等的艰难痛苦啊!在这里提起阳关不由使人想到边关和苦情,阳关就是表达这种感情的载体。又如李商隐的“红绽樱桃含白雪,断肠声里唱阳关”(赠歌妓),白居易的“相逢切莫推辞醉,听唱阳关第四声”(对酒),苏轼的“且尽一尊,关与“阳关三叠收泪唱阳关”(江城子·孤山朱阁送述古),李清照的“泪湿罗衣脂粉满,四叠阳关唱到千千遍”(蝶恋花),陆游的“绿树暗长亭,几把离尊,阳关长恨不堪闻”(浪淘沙·丹阳浮玉亭作),辛弃疾的“唱彻阳关泪未干,功名余事且加餐”(鹧鸪天·送人)等,都把“阳关三叠”作为离情别恨的载体,表达了千百年来不同时代的共同情感。这里要感谢王维,为后人留下了一笔宝贵的文化财富,真让人受用无穷。到了元代,“阳关三叠”所释放的情感被表现得更加声情并茂,淋漓尽致。翻阅《全元曲》,那浓浓的阳关情犹如悠悠的红线,总在词人们的心头缠绕不休。如马致远的“凄怆似和半夜楚歌声,悲切似唱三叠阳关令”(白鹤子·幺篇),贯云石的“娥眉能自惜,别离泪似倾,休唱阳关第四声”(南吕·金刚经),刘致的“长亭,咫尺人飘零。愁听,阳关第四声”(雁儿落带过得胜令·送别),阿鲁威的“三叠阳关,一杯鲁酒,逆旅新丰”(蟾宫曲),刘庭信的“想人生最苦离别,阅读品赏:阳唱到阳关,休唱三叠”(折桂令·忆别)……由此可见,在我国古典文学繁荣的唐诗、宋词、元曲黄金时代,阳关与“阳关三叠”,一直是挥之不去的悠悠诗魂、屡屡情结。这种文化现象犹如缤纷的云霞,弥散在中华文明的天空,点燃着我们民族继往开来,与时俱进的火炬。因为阳关与丝绸之路、中国开放和人类文明是息息相关的。阳关,就是文明的太阳。“阳关三叠”,就是生命的礼赞。“走尽崎岖路,必有阳关道”,“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多故人”,就是对阳关精神和诗意的继承和升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