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版

主页 > 无限娱乐资讯 >

齐秦从头细说虹乐队 几代成员齐聚北京

  的第4次个唱,成为港台歌手中在北京开4次个唱的第一人。这次齐秦个唱中最值得关注的一大亮点,就是他将召回合作多年的虹乐队伙伴,观众们将可以看到几代虹乐队成员齐聚一堂。齐秦也独家向本报记者透露了当年虹乐队的组团经过,以及不少关于乐队成员的逸闻趣事。

  前面蹲着的是刘天健,其他从左至右为徐德昌、王文清、小伟、齐秦、钟兴民、Peter

  由于连日来密集的宣传行程,加上各地气温的变化,齐秦患了重感冒,嗓子发炎,声音沙哑,以至于原本安排在晚上的采访不得不推迟到了第二天的中午,即将飞回台北

  的齐秦在京城某饭店内和记者边吃边聊,倒也其乐融融,只是嗓音的沙哑实在令人有点心疼。

  要说虹乐队,就必须先从齐秦的唱片说起。齐秦解释说:“我的唱片在内地引进的顺序跟台湾出版的顺序可能有点不太一样,我在台湾出的第一张唱片是《狼》,第二张是《出没》,第三张是《冬雨》,然后是《狼2》、《纪念日》、《爱情宣言》、《柔情主义》,然后我进EMI担任管理工作,没出什么片子,就出了一个《狂飙》把我演唱会的实况收在一起,2年半后我离开EMI,那时候觉得理性跟感性的工作没办法放在一起,1992年去了上华,到上华以后觉得比较商业,我自己不是那么喜欢。老板每次都跟别人要一些主打歌给我,像《不让我的眼泪陪我过夜》,我觉得什么‘过夜’啊,跟我以前的歌完全不一样,当然这首歌还是很卖座的,但是我心里还觉得遗憾。在上华出了几张片子以后,2000年转到好乐迪,出了《呼唤》这张。好乐迪是新的公司,选歌比较外行,也没做什么宣传,其实我自己对这张也不太满意。唱片的过程跟虹乐队有直接的关系。我从开始做音乐到现在,碰到很多音乐人,最早的是齐豫

  ,那时候她已经成名了,成天看她跟李泰祥在录音,有机会我就去听。我跟虹乐队也是类似这样的状况,有一次我去餐厅听那些摇滚的乐队唱歌,我觉得他们的态度跟演唱的歌曲也正好是我喜欢的,就很感兴趣。”

  那是上个世纪80年代,在餐厅驻唱的乐队并没有太固定的班底,乐手们大多自由组合,一个餐厅里如果有某个乐手没来,老板就临时找别的乐手来代班。齐秦感叹道:“那些乐手的确很厉害,他们可以从探戈演奏到闽南语歌、日本歌等各种风格的,像字典一样,什么都会,这也是环境造成的,但是他们每个人也都有自己喜欢的东西。”

  当时的齐秦已经推出了3张唱片,叫好又叫座,并且已经开始筹备第4张专辑《狼2》,齐秦从头细说虹乐队当时的他已经感觉到老一代乐手的缺陷。“他们可能从事太久了,对音乐的热情已经没有了,非常计较,他们录音是按轨算钱的,完全是商业的方式,我觉得这样感觉很不好,我觉得做音乐还是要有热情,你既然来帮我做唱片,就要对我的音乐负责。”

  齐秦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他开始把目光转向年轻一代乐手。就在这时,他遇到了在餐厅演奏的刘天健、江建民、涂惠元、徐德昌。在这些乐手当中,具有领导才能的贝司手刘天健可以说是大家的核心组织者,平时接洽工作也都由他负责。齐秦和刘天健相见甚欢,聊得也很投机。刘天健等人自然也很高兴能和齐秦合作,对于天天在餐厅演奏的乐手们来说,能够进入录音室,成为专业乐手,自然也是好事。很快,他们就签下了合约。齐秦说:“因为那时候还没有版税,大部分都是四六或者五五分成,而我跟他们的合约是阶梯式渐进的如果卖得好,大家都多拿一点,卖得不好,大家都少拿一点,我觉得这样还蛮公平的。就这样我们签了合约,一起开始录制《狼2》。”

  初出茅庐的年轻人充满了热情和理想,当然也有不适应,不过在齐秦的组织下,经过大约一年时间的磨合,几个年轻人越做越顺手,他们也渐渐成为台湾乐坛最重要的一部分幕后力量,逐渐取代了很多老乐手,在《狼2》之后,他们与齐秦合作的唱片《纪念日》也成为经典中的经典。从此,“虹乐队”的名字也响彻华语乐坛。

  谈到大家在一起做音乐的日子,齐秦特别感慨:“他们对待音乐很热忱,一段音乐如果弹不好,就一直弹一直弹,对自己要求很高。他们有自己的路线,有对音乐的热情,他们对音乐很负责任,跟我的个性也蛮像的,因此我合作特别愉快。”

  如今刘天健、江建民、几代成员齐聚北京涂惠元、徐德昌都是大名鼎鼎的老师级的人物,除了徐德昌一直跟齐秦在一起合作以外,其他人也都各自有自己的事业跟成就。涂惠元除了写歌还在内地培养新人,刘天健更多地发挥他的制作才能和创意天分,江建民更是幕后红人,据说一个月有70多首歌要做,同时他也把工作重心转向内地,更多的同内地音乐人合作。

  这些老师级的人物年轻时可有着一大堆的趣事,而且由于性格迥异,但是又都对音乐特别执著,在工作过程中当然也少不了火花四射的撞击。齐秦“揭发”说:“涂惠元比较‘人来疯’,他是水瓶座的,他可能常常会跟人约好一个时间,但是突然就不来了;叫他编什么样的东西他可能会编另外一个样子出来,跟制作人常常会有一些争执,另外有时候就会突然消失。”我追问:“以他这样的性格,合作的时候一定有不少矛盾吧?会不会吵起来?”齐秦大笑:“岂止是吵!几乎就冲进去打他了。做乐队的人比较直接啦,一个说:‘我觉得你这里弹得不好,弹错了!’另一个就说:‘我哪里弹错了?’那个就说:‘放一遍听听看。’然后就开始争执。徐德昌是狮子座的,很火暴,吵着吵着就冲进去,几乎打起来。还好我在,把他们拉住了。我比他们年长几岁,他们还比较听我的。”

  至于江建民,齐秦说:“他比较怪异,他小时候住在眷村,都是平房,有很多猫在屋顶上,他常常拿着猎枪打猫。一般人都打鸟,他却打猫,好奇怪。他的确是个奇才,人虽然怪,可是就因为他很怪,常常会突发奇想,弹得东西很与众不同。”

  虹乐队在岁月的磨砺中渐渐成长,也经历了人员的变动,除了最初的4个人,后来还有PETER(黄富荣)、王文清、钟兴民、戎祥、小伟等很多乐手先后加入,齐秦更组建了“虹”工作室。

  1997年,为了齐秦的首张英文专辑《LONGER情追永恒》,虹乐队再度聚首,共同制作这张对大家都意义深刻的英文专辑。如同专辑的名称一样,虹乐队成员的情谊以及他们对音乐的追求,都是永恒的。

  这次,为了齐秦在北京举办的第4次个唱,几代虹乐队的成员将齐聚一堂,共同见证这一乐坛盛事,北京歌迷的确有福气啊。记者 唐峥/文 陆欣/摄缋侄幼柿贤计由齐秦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