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版

主页 > 无限娱乐资讯 >

诗人阿多尼斯访谈

  “我发誓在水上书写/我发誓为西西弗分担/那块沉默的山岩/我发誓始终和西西弗一起/经受高热和火花的炙烤”

  2017年12月3日晚上,杭州三尚当代艺术馆,《蓝色对话阿多尼斯作品展》开幕式在这里举行。叙利亚诗人阿多尼斯和书法家王冬龄分别用阿拉伯语和中文书法在墙上书写了阿多尼斯的诗作《致西西弗》。

  这是87岁的阿多尼斯第三次在中国举办自己的个人绘画展。阿多尼斯不仅是杰出的诗人,也是画家,他的画展曾先后在伦敦和米兰的皇家博物馆展出。

  阿多尼斯的绘画作品别具一格,诗人手书的阿拉伯文书法、大胆的色块与再普通不过的综合材料(细麻绳、碎布等)的组合拼贴,形成了奇异的图案,犹如飞翔的舞蹈和无声的音乐。阿多尼斯表示“拼贴画”并不能完全表现他的作品,他特地创造了一个全新的阿拉伯词语“Raqima”来称呼自己的作品,这个阿拉伯语有三个意思:书法、色彩和造型。

  “我在业余时间创作的绘画作品是我诗歌的延伸,或者说是另一种类型的诗歌,是由许多我在大街上发现的、看似无用的东西组成的。我想从没有价值的事物中创造生命,创造价值。”

  阿多尼斯尽管年事已高,却依旧到处旅行、创作不辍。2017年,他参照荷马史诗《伊利亚特》样式完成的新作《阿多尼亚特》是一部用诗歌体写就的诗人思想史,法语版即将由伽利马出版社出版。阿多尼斯的诗歌体个人生活自传也正在撰写中。

  2017年12月4日上午,阿多尼斯返回巴黎前夕,在杭州一处僻静的院落里,南方周末记者对他进行了独家专访。这次,他没有谈绘画,也没有聊诗歌,而是再次把矛头对准了美国政府。

  南方周末:今年早些时候你获得国际笔会颁发的纳博科夫奖,访问了纽约,对那里的印象如何?

  阿多尼斯:纽约代表不了美国,纽约在这个世界上是异乎寻常、独一无二的地方。在那里你不禁会发问,哪里是美洲,哪里是北美?因为纽约是一个了不起的混合体,但纽约不能代表我们所说的美国。

  美国是一个野蛮的资本主义国家,它的压迫性强权给世界带来太多不安,美国建立在扩张、侵略、杀戮、殖民的基础上。巴勒斯坦现在的命运就是印第安人命运的缩影。到美国去,不能只了解美国光鲜的一面,还要了解美国丑陋的一面,要去了解印第安人的处境,看看他们生活的贫穷境地,这些地方我见过不少,包括印第安人的历史展览馆。

  但是纽约是另外一回事,它有着独特的开放性,包括唐人街在内,各个种族、各种文化的融合令人印象深刻,可以说纽约是不同种族、不同文化和谐共处的很好典范。

  阿多尼斯:我看美国的时候,很明确地把美国的政治和美国人民区分开来。美国的政治,尤其是外交政策,绝大部分是错误的,诗人阿多总体来说建立在扩张霸权的基础上。

  比这更严重的是,美国知识分子失去了批判美国政治的能力,而美国的知识分子历来是有这种勇气的。现在有勇气、有胆量对美国政治作深刻批判的知识分子屈指可数,值得尊重的知识分子有乔姆斯基,尽管他是个犹太人,但他对美国政府、政治的批评是非常深刻的。但是就连乔姆斯基的著作,美国的大出版社现在也不愿出版,而之前是数十家、上百家出版社都抢着出他的著作。今天,很多美国人、很多知识分子也在批判特朗普的政策,但这种批判仅仅是出于政治目的,出于自己的、政党的利益,而不是根本上的质疑,不是对美国政治结构、政治原则的深刻批判,不是!

  我批判美国,并不意味着世界上其他国家的政治不值得批判。美国的政策产生了一个消极的影响,就是使世界上其他国家都做出一种反应性的政策,也就是失去了自然的、正常的状态。欧洲原来仅仅是美国的影子和附庸,今天,在某种程度上也觉醒了,一些政治家、知识分子已经认识到了问题所在,但这种觉醒还是有限的。

  当今世界面临着深刻的思想危机,很少有伟大的思想家来深刻思考人类面临的这些问题。

  阿多尼斯:我并不乐观,之所以不乐观,是由于美国的外交政策造成了世界各国只能对美国政策作消极反应。美国的政策要么导致有些国家对它俯首称臣,要么造成了一些反对美国的疯子,比如朝鲜,它对美国的反应就表现为一种疯狂的形式。中国和俄罗斯能给世界制造一些平衡,但是由于各种原因,世界的这种平衡到目前为止并没有实现。当今世界总的态势还是有利于美国的,美国战略的支点是日本、韩国、印度、南美洲,也包括一些非洲国家在世界版图上美国有很多支点。

  在阿拉伯世界,海湾国家都成了美国的一个支点,用于对付伊朗,而且所有海湾国家对付伊朗的军事设施和武器,全都是由海湾人自己掏钱从美国购买的,海湾阿拉伯人用自己的钱为美国利益埋单。

  南方周末:你更像时事评论家,而不像诗人,但你仍能写出很好的诗。有朋友说,你87岁了,依然浑身散发着荷尔蒙,你是怎么做到的?

  阿多尼斯:我对这个世界怀有深厚的爱,所以我痛恨那些想要毁掉这个世界的人,我认为美国正在毁掉这个世界,所以我对美国持非常严厉的批判态度。

  阿多尼斯:昨天我给朋友题词,写的是阿拉伯古代苏非大师伊本阿拉比的名言:“一切没有阴柔之气的地方都不值得留恋。”阴柔之气指的就是女性气息。

  我对三大一神教持批判态度,原因之一是它们都把妇女置于次要的位置,甚至完全剥夺了妇女应有的地位。尼斯访谈在三大一神教里,女性生来低下,上帝按照自己的形象创造的是男人,而不是女人。

  阿多尼斯:首先要把阿拉伯文化和伊斯兰文化区别开来。伊斯兰是公元7世纪才兴起的,伊斯兰之前的阿拉伯世界信仰多神教,阿拉伯半岛主要信仰三个偶像,三个偶像都是女性神灵,所以在古代阿拉伯人的眼里,女性才是世界的本源。

  所以,对女性的尊重是阿拉伯古代文明的延续,接续了伊斯兰之前的阿拉伯古代文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