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版

主页 > 无限娱乐资讯 >

无限娱乐大昆仑》-阿尔丁夫·翼人“昆仑品鉴”

  北岛先生善于用凝练的语言勾勒鲜明的意象,也善于把悠远的情思寄托在具体的意象之中,他还能于诙谐中寄寓某种人生体验或讽刺之意,从而让诗歌具有更强烈的艺术感染力和思想启迪性,他更善于曲折性的抒发胸臆的方式,含蕴构建自己的诗歌意境。他蕴藉深细的倾诉让我们可以屏息静听到诗人是那样深情地向世人倾吐自己内心深处细腻凝重的情意,而且,千回百转,一波三折,做到了“味无穷而炙愈出,钻弥坚而酌不竭”的诗歌的艺术构思,恰似千年的古钟发出的一声声深沉厚实的音响,令人与其共鸣,同其悲悯。

  吉狄马加先生的诗歌属于生养他的故土家园,他的一生都在为他的民族历史和民族文化而放声歌唱,每一个生活细节都成了精神的一个征兆,心灵的一个迹象,充满了令人解颐、发人深省的思考,一是超验意义的终极诉求;一是经验意义的人间关怀,构成了他诗歌本质上的人性与神性的人文精神、以及理性与信仰的宗教精神。他这种宽广豪放的胸襟,旷达通脱的人生态度,诙谐幽默的个性气质,形成了他的诗歌所特有的直抒胸臆、质朴刚健、温和悲悯的抒情风格,独具匠心将它们再现出来形成一种气象浑厚的大境界。

  阿尔丁夫·翼人先生的诗句犹如一声来自古老民族深处的沉重叹息,唤醒了沉睡在民族历史记忆中倒影,用文字代天之言,天之高远尽人的视野里,天是生命的来源和展现希望之处;用文字代地之言,地之深厚是人之生存的根本,这些影像缓缓地越过了时空后被当代时尚一次次的翻新,一个古老又崭新的撒拉族的形象就栩栩如生的矗立在我们面前了。他的诗歌是他真实的心理折射和精神展现,形成了一种风神摇曳、健朗豪迈的性格和品质,主观情意较浓,重视意境的创造,以审美创造为指归,呈现了一个民族形而上的灵魂。

  舒婷女士的诗歌有一种出自灵魂的感恩意味,诗句化静为动,从局部有对美感的渲染,从整体上却超越了美感,升华出自然天成的禅意,几乎是客观到极点的、不带有任何感情色彩的超然物外。她擅长用通感的手法构成复合的意象,形成视觉、听觉、嗅觉及心理感觉的互换转移,表面上看来有朦胧之感,其实她笔下的每一个意象都是十分真切明晰的,极富智慧与灵性,像中国画中的散点透视,更像是一种冥想中的境界,有一种大气魄,在平淡自然中悟出了生命的真谛。

  西川先生的诗歌的思想性与艺术性往往不局限于形式,而是指向了人性之道,抑或说是一种向上的自我超越,他的诗歌给我的感觉一直是去探索一种精神,在艺术的追求中为生存开辟一条让心灵走出困境的道路,同时,体悟不同语境中的变幻不定的意义来扩展心象视野,让人感觉亲切朴实而又清新流畅,睿智豁达而又柔情细腻,不刻意地雕章琢句,而是笔墨传神韵,在不经意间就润生出一个超现实的想象,以致达到了一个精微深奥的诗意境界。

  韩作荣先生的诗歌历来都是渗入了他对生命存在的体验与思考,用自己的生命去拥抱外部世界,从而让创作主体的心理结构与对象世界的刺激模式出现同形同构现象。他善于捕捉精微的感觉,有灵气有韵味的在缱绻之中表现这种内在的诗歌之美,加之诗人独特的性格和处世态度,以及传统艺术表现手法,比兴、象征、典故引用等在诗歌中的具体体现,使其形成了言近旨远,浑厚和雅,体趣幽深的诗歌艺术风格,很好地展示了诗歌语言独有的内在包容性和诗歌文本独有的美学特征。

  刘诚先生的诗歌美学理想里深潜着五千年中国文化的诗意血脉,又蕴含着西方哲学意识和当代精神,他诗歌中的命运的本源意义不是所谓命中注定的命运,而是以天命审视生命,以生命印证天命,是一种生命的最高境界。我们不难看出刘诚先生的诗歌驰鹜八极、庄严厚重、精炼含蓄、意象神奇、语言豪放,极其重视直觉的想象和意境的营造,追求一种极高的理性来提升本能、净化情感,有着自己独特的气质和禀赋,富有创新精神。

  北野先生的诗歌能够潜入人类灵魂之核而反观其庞杂之性,通过“天人合一”的求证来打开潜意识的深邃通道直逼事物的真相。他的诗歌意象与灵性依赖于情感与理性双重的直觉来捕捉,经过其审美智性的图式加以确认与彰显,以艺术真实反映自远古到今天的真实生活,尊重人的生命、尊严、价值、情感、以及自由的精神。可以说历史理性存在着人文的维度,人文关怀存在着历史的维度,诗歌的精神价值的理想正表现在这里,这是一种内在的神韵、情感、风骨和精神。

  十品先生诗歌的意象可以把读者直接置身于一个想象的空间,可谓是灵妙之心,英秀之骨,他能够以异常真挚强烈的感情溶化到诗歌的形象之中去,他的诗歌应当合为事而做,构成了其诗歌风格具有现实主义倾向,记录现实,反应现实、揭露现实,一般爱借助丰富奇异的想象来构成生动有力的形象,朦胧的诗意充满了暗示、象征,而含义清晰的词汇则犹如朦胧境界中的一条小溪,牵引着我们的思绪,在总体构思上善于以小见大,构思新巧,造意奇特,语脉流畅,意境动人。

  雷平阳先生的诗歌是用心地去观察周围的一切,他的主观感情色彩渗透在诗歌的意境中,突破自我的圈子直接将强烈的感情、丰富的想象、深邃的哲理融和在形象中,其意蕴就会更有社会意义。他的诗歌是真实自我的展现的过程,这样自我解剖以期待自我救赎的形式让人透过其字里行间真实的体会到一种痛楚无奈、善良感伤的诗意,且这样的诗意可谓是绵里藏针,日常的杀戮无处不在,有自然的需要性,也有残忍的罪恶性,诗人把这种来自底层的反叛和觉醒的气息由浅入深的把朴实的诗意推向了一个思想高度,锐利的闪烁着光芒。

  王小妮女士的诗歌形态简洁,明澈恬淡,精确犀利而略具反讽,呈现出一种主体的情怀。她是一个对生活极度敏感的诗人,她的诗歌大多是记述个人生活中的一些小情感,在随意中包含更多的是她本人的经历,把一种对诗歌的真挚纯情埋藏在灵魂的最深处,和着风雨,看着彩虹一路款款从容地走来。其诗歌却越发的厚重睿智了,她始终是个理想主义者,她理想的热情和自觉,以及对这个世界睿智敏锐细致的感悟同时又转化为她的智慧灵性的诗篇,构成了一个生活气息浓郁的诗意栖居世界。

  傅天虹先生的诗歌意境开朗阔大,沉博精深,不屈不媚也代表了他全部诗作的审美特征,诗歌的主体出现了自我的独立性和个性话的宣言,一个诗人的内心世界构成了他诗歌的基本题材,诗歌中的自传性因素得到了充分的彰显,他的诗歌这种强烈的情感和内心世界的表白,以及理智安静中对出身往事的追忆,构成了创作的第一要素,故事多有神奇幻想的色彩和鲜明生动的人物形象,不仅让人们思考是什么在决定一个国家乃至全人类的命运。

  房丽女士的诗歌能用最简单的意象来表述最细致的情感最深刻的思想。从而产生一种纯粹的诗的魅力,让人自觉地摒弃浮躁来静心聆听生命真情的呼唤,她的诗总是能客观、理智、平静地抒写生活并融入自我情感,洒脱地看人生,微笑地爱生活。 诗境冲淡平和,澄明的悟性饱含着至真至诚,由实入虚地拓展了诗歌广阔的思维空间,有着一种令你生命疼痛的美感,语言朦胧、含蓄轻巧,如温馨芬芳的清风在我们的周围飘荡着,她以自我的意象诠释了一个智灵禅心的当代女性的宣言,意境浑然天成又耐人寻味。

  李琦女士的诗歌清丽婉约,静谧高雅,深邃纯净、温婉含蓄,寄托着自己不与尘世共污浊的高洁人格,蕴含着诗人独特的人生体验,涌动着诗人的一颗细腻温润的爱心,为我们探寻到了一种别样的深隐幽微的情感空间。她的诗歌创造的生命意象,以自然生命为最高的美,只有生命才能感召生命,只有生命才能抚慰生命,其过程充满感性经验、富于激情和幻想形象的思维过程。其诗歌风格很好地展示了一个诗人的风骨所在,无限娱乐注册而具有风格的诗篇才具有艺术的感染力。

  谭五昌先生的诗歌题材十分广泛,形式多样灵活,常常爱借助富有特征性的小景物或生活细节的刻画来唤起一种大境界,物小蕴大,更有利于强烈而集中地表现对象,表现重大的内容;托物兴怀、感悟咏志,让寄托于物的思想裹着感情自然的抒发出来,唤起人们丰富的联想;托义于物,以特定的、有限的形象作依托,采取言在次而意在彼的象征手法营造寓意深远的意境。他的诗歌注重情感的体验,用平淡质朴的语言来展现生命中最本质的真实,将来自心底的一声长长的感叹一并发出,给人强烈的心灵震颤。

  周飞雪女士诗歌都能够很灵动地把“情”置于首位而成就了一首首挚情凝重的好诗,在诗歌中描写的一切透视出人的美感活动本来也就是一种情感活动。她能够把诗人的生活境遇、情感状态直接体现在诗歌的创作中,由此,她的诗歌也就成了审美主体特定境遇下审美心理功能的艺术载体,契合物我,展意驰情,以无限的诗情突破有限的诗篇,凸显出诗人细微的生活体验和心理感受。诗人把对生活的追求都纳入自我的内在追求中,让情感逐渐体现出一种审美情韵,用诗歌的智慧和女人的灵性来感受世界、鼓舞力量,放飞梦想。

  廖蕙琳女士的诗歌以直觉的潜意识和梦呓的寓言式的手法,用诗歌的震撼力和冲击力为艰难困苦的生活注入了一丝新的生机与活力,她的诗歌不仅仅有一种撕裂天空的力量,它更有一种绵若无骨但却撩人心扉的功能。而她的诗歌是她忠实的心灵守护神,在孤寂和痛苦的时候,在需要感觉内心律动的时候,静静地走进了她的灵魂世界。诗歌本身在她的心中就是举足轻重的,诗歌意象呈现出的那种内在的张力,有一种尖锐的穿透感,向着天空或大地自由的奔驰,而且凭一种情绪张力下意识地运行。

  蓝晓宇先生的诗歌总是以一种全新的呈现方式让人的心理获得一种新鲜超脱的感受,具有生活味、情感味、哲理味,表现出一定的地域性的生活特征。他把北方的意识和北方的心理有机结合起来,诗歌原汁原味的没有夹杂丝毫杂质,来自于冰天雪地的凛冽却给人一种耳目一新的感觉,展示了诗人的坦荡和深厚,呈现健朗豪迈的精神风貌,表面看似平凡而简单的诗意,其实也蕴涵了不少内在的变迁,生存的过程,可见,北方雪国得天独厚的生活环境成就了他的大风雪弥漫的苍浑劲健的诗歌风格。

  古岛诗歌的大气与豁达不是表现在文字上,而是一种思想,而且这种思想甚至不带任何隐喻,却能让人读后全身舒畅,豁然开朗。这也是“巧拙”的表达方法:巧是工巧,拙是朴拙。这一语言艺术在诗歌中运用,常常可以收到别具一格、耐人寻味的艺术效果,一首首朴素自然的诗歌由他的铁匠铺子锻造出来竟然没有一点斧凿的痕迹,明快刚正而又耐人寻味。在表达上始终是沉静的、舒缓的、透彻的、豁达的、明智的展现出一种生命的律动,追求与大自然融合无间的至境。诗人在遣词造句上的良苦用心,给人一种含蓄凝练之感。

  南鸥先生的诗歌可以说是自己心路历程的真实投影。他的诗歌与其说是抒情曲,还不如说是一把利剑,精确锐利的一剑挑破那些虚伪矫情的面纱;一剑击穿人的劣根性,而迸发出电光石火绚丽的在他的诗歌里闪烁。这种美感就是本相之美,可以诡奇绝然,可以鲜血淋漓……。他的诗歌有让人望而生畏之感,我想这或许源自于他的知性与感性,对于生活他以客观与主观为两极,梳理得一丝不苟,静态的彻悟构成了他诗歌“G大调”的心灵乐章,见解隐含于内,思考显形于外,知性是他的智慧与阅历的自然洋溢。

  何三坡先生的诗歌有远景有近景,有仰视有俯视,有冷色有暖色,有人声有水声。有机地把绘画美、音乐美与诗歌美充分地结合起来,把“意”与“象”结合起来,表达了“泛此忘忧物,远我遗世情”的精神境界。诗人体味到的山水之神韵有着生命的活力和灵性,诗人自身之神韵也有了超拔脱俗的生命意识,以及情致之中的人生哲思。何三坡先生诗歌大都是意象单纯,主题明朗,自然蕴含着诗人的一颗本真的童心,诗意自然真切、信心满怀、喷薄而出,向世人展示一个不拘一格的诗性世界。

  赵树义先生的诗歌常常给人一种回味无穷的境界美,其审美维度主要是以意象的角度切入,用出人意料的意象组合表达了他对世界、生活和生命的新鲜体验,其自然意象成为他的诗歌一个鲜明的价值取向,以小见大的塑造了诗歌的梦境与幻境的直觉性特点。他的诗歌探求人的生存价值和人性本质,一贯主张回归人的自性本真,在自然意象的选取中,人的异化的东西去掉了,而人的自然美的东西显现出来了,他能细致入微地摹写事物,把自然界中最有诗意的都融进诗意中,既富于生活感受又具有人生的启迪。

  李朝晖先生的诗歌总是很巧妙地运用一些禅意经典的意象,使意象介乎于感性直觉与抽象思辨之间,具有一种思维的超越性和诗意的哲理性,可谓是:“略形貌而取神骨”。其抒情的暗示性与音韵的流动性更接近于原滋原味的现实生活,朝圣的膜拜以一种含蓄隽永的富于想象力的铺陈语句进行诠释,侧重于纯粹的美感经验的表达,精确地把握外物与感觉的关系,构思之精,意象之新,显示出他的诗歌特有的含蓄婉曲、厚重情韵,充满内在的张力和向上的力量,将自己的人生诗意化、灵性化、真情化。

  张树方先生的诗歌全心致力于描写大自然的景色,简约中见深意,厚重中见飘逸,广博中见豪迈,这和他大量运用比喻和象征手法是分不开的,恰如其分栩栩如生的比喻句,含蓄隽永蕴涵哲思的象征句,让心中情、眼前景充满着雅健清新的精神气质,酣畅淋漓的营造出的画面基调明亮,清韵天然,进一步扩展了诗歌的可容性和时空感,诗风呈现出一种朴素随和、又健朗豪迈之情。他的诗歌十分注重语言的自然节奏和诗句的音乐效果,而且语意连贯、虚缀于实、凝练深厚、平白晓畅、极具鲜活自然、苍浑劲健的地域特色。

  老巢先生的诗歌在意蕴中包融了丰盈的禅意来抚慰身心,使人在淡静平常的心灵状态中闲适地品味尘虑皆空的心境,一反当代诗歌过于张扬和浮躁的弊病回到了即事而悟,以一颗平常之心关注日常生活。他爱用非逻辑的方式以有限来暗示无限,直接表达了诗人自身对禅的兴趣、理解和体验,以禅入诗的迹象至简精纯、浑融一体、气象氤氲,既有东方哲学的空灵与玄秘,也有西方哲学的超然与客观,诗中充满了多维意境空间的追求,流露出“空”的禅意,在对现实生活的描述中不自觉地进入了禅味的境界。

  李景春先生的诗歌能触及到的人类精神的层面是深邃而睿智的,对生、死、美、爱、自由一系列人类精神本质的拷问给人以超然的启迪。他是一个东方情结很重的诗人,其文化取向,很明显呈示出老庄和禅宗思想的大气、豁达和深邃。品读他的诗歌可以真切地体悟生命本真的涌动,领悟生命形而上的哲学思考。他的诗歌对事物细腻的体悟与把握上,还表现在他对诗歌智性的自觉实践上,发现自己的感觉,深化自己的感觉,表达自己的感觉,把感觉朴素地语词化,这就是他诗歌流淌的本真的诗之道。

  潘红莉女士的诗歌以个性化的情感、丰富的内蕴、优美凝练的语言和风格的独创性,让我们感受到一种原始美、人性美和艺术美,从诗人的心灵深处自然流淌出隐藏在日常生活表象下的精神潜流。 诗人对人类精神的合理张扬和人类永恒价值的诗意追问从诗句的底层逐渐的升华,发现隐藏在诗歌精神意蕴中的具有人类普遍性的终极价值,真正的美就存在于人与自然的和谐中,最大的美就是人与天地、万物之间的那种化出化入、生生不息、浑然不觉、圆通如一的和谐,而潘红莉女士深谙中国传统诗学文化“道法自然”的思想精髓。

  安琪女士的诗歌历来是为心灵而作,爱对生命的进行思考,且在思考中追求一种生命的超越,隐含了冥冥之中的预知意念,抑或说一种超越意识,善于表现一种艺术的直觉,她很喜欢把这样的直觉微妙的过渡到知觉,而理性的精神又恰好包蕴在诗歌的表现内容与表达形式之中,真实而具体,具体而细致,细致而明晰。她的诗歌只对自己的心灵倾诉,以幽微迂回的抒情方式表达了自己浑融畅适的诗歌气象,自觉的从一种理性意识中完成了一个自我超越。

  云水女士的诗歌高贵柔和、纯真朴素、感情饱满、想象丰富,匠心独运的注意语言的组合来展现一种澹泊理念、淡定的情怀,这种情怀就是:真、善、美、慧、定。我们感觉到一股沉静悠扬的情绪在文字之中慢慢氤氲,生动而传神,语尽而意不尽,意尽而情不尽,可谓是:诗中有画、有音、有人……,她的泪珠就是一滴浓墨,她的热血就是一个音符,她的感叹就是一颗诗心,以女性细腻的笔调把大自然和生活都写得纯情隽永,体认自然的壮美而又意在言外、耐人寻味的含蓄里有着俊逸明丽的美感。

  黑龙江省兴安文化研究所副所长、研究员;文联副主席;当代女子智灵性诗歌首倡者暨核心诗人、诗评家、理论家;当代女子智灵性诗歌理论研究学会理事长;当代女作家迟子建作品研究学会理事长。现为《女子智灵性诗刊》《当代女子智灵性诗歌理论研究丛书》《当代女作家迟子建作品鉴赏丛书》主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