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版

主页 > 无限娱乐资讯 >

撒拉尔预言——致无限娱乐诗人阿尔丁夫•翼人

  诗歌,就是这个世界上无数人参与其中的精神活动,只有阿尔丁夫·翼人写出了《沉船》。这个事实就如同足球:22个傻瓜在赛场上玩儿的游戏,最终取胜的是巴西队。

  在青藏高原,在广袤的青海省,撒拉族诗人阿尔丁夫·翼人,是继昌耀之后又一位不可忽视的重要诗人。他虔诚、执著、富有血性;他如一个在珍贵宝石上精心雕刻信仰的守望者,让我们在他所呈现的心灵之光中看到了人类信仰具有灵动与灵息双重的特质。阅读他的长诗《神秘的光环》《沉船》,在他澎湃的激情潮涌下,我溯源而上,抵达源头——那个属于民族、信仰、大地、慈爱、苍凉、肃穆、赤诚、洁净、神圣——诗歌的出发之地。

  作为高原歌者,阿尔丁夫·翼人为人豪爽、率真,不含瑕疵。这决定了他诗歌的大气、厚重与隐含其中的优美的柔情:“此刻,悠远的钟声依然驻足于斯/像是我爱情的双脚涉过黄昏的河岸/本能地体察牧羊人孤独的夜晚”(《沉船》)。

  在预言一样的青藏高原,阿尔丁夫·翼人用将近30年时间精心开凿了自己的诗歌长旅,须臾未曾动摇。他的一系列作品,是对往昔时光追寻的证明,也是信仰存在的证明。看他以往作品的标题,无不体现着只能意会的神性:《飘浮在渊面上的鹰啸》《撒拉尔:情系黑色的河流》《蜃景:题在历史的悬崖上》《错开的花:装饰你无眠的星辰》《被神祗放逐的誓文》。这些作品,他所触及的精神领域,在对神圣高原的依赖中,完成了诗意化的描述。深入阅读,我们即可在阿尔丁夫·翼人不倦的追寻和追问中,感觉到信仰之河的波动。

  中国少数民族诗人、作家,是一个庞大的创作群体,新中国成立60年来,这个群体所取得的文学成就有目共睹。阿尔丁夫·翼人是撒拉族人民的儿子,是这个创作群体中的一员。他在诗歌上扎实而自信地向着更高的领域迈进,得益于他对自己的民族深刻的了解与热爱。是的,他拥有值得自豪的依托背景,他通过诗歌赞颂,就是对一种纵深形象的揭示。

  “此刻,大地的钟声敲响/染红了一大片翠绿的季节/和随它而滋生的汹涌的河流/而光明的种子在新鲜的土壤里/寻找土地的爱恋——我的家园”(《神秘的光环》)。

  阿尔丁夫·翼人崇尚艺术自然的哲学,他从不刻意搜寻一些生涩的意象入诗。他的诗风与他的性情非常吻合——率真中不失机智,豪放中不失细腻,赞颂中不失沉思,奔涌中不失宁静,忧伤中不失赤诚。在他看似有些粗粝的外表下,他的灵魂保持着对高原倾听与倾诉的谦卑,这同样源于信仰的感召:“引领我吧/黑夜的王子/你是我不断地放弃中/重又捡起的一枚熔岩”(《神秘的光环》)。由此,我们可以推断,在阿尔丁夫·翼人的诗歌里,这枚“熔岩”形状如心,色彩如血,声音如不可背弃的誓言。

  在撒拉族人民久远的传统里,彼此见面互道“色兰”问安,是一种高贵的礼仪。“色兰”,在阿拉伯语境中,具有“和平”与“安宁”之意。在阿尔丁夫·翼人的诗歌里,我们能够看到合理的承袭,那是一些多么温暖的名词!于是,他这样歌唱:“或许在父辈们原始的草图上/垂挂的是我一年一度幻想的年轮/只因为,还没有忘记/那一刻,岁月仁慈的情肠/时常呼唤更遥远更温馨的名字”(《神秘的光环》)。

  在阿尔丁夫·翼人诗歌的结构中,体现着一个民族最优秀的部分,这也是中华民族文化精粹中的组成部分。正是诗歌这种不可替代的艺术形式,让我们看到了民族文化之光在岁月中的折射。从这个意义上说,一个民族史诗的结构,传统应该是最坚固的基石。而作为撒拉族诗人的阿尔丁夫·翼人,无限在肃穆的青藏高原,他既是守望者,又是颂扬者。这不是一个出色诗人的宿命,而是必须珍重的幸福。

  除了个人写作,阿尔丁夫·翼人还与诗人曲近合作主编了《中国西部诗选》。这无疑是一个权威选本,西部五省区41位诗人的诗歌,以强大的阵容体现了近30年来那片辽阔地域神奇的人文与心灵景观。

  这样的精神劳作令人尊重。对于中国西部五省区,《中国西部诗选》的编辑出版,将以诗林或碑林的形态记录高原——在属于未来的往昔,曾经有那么一些真诚的诗人,用他们的心灵之血,记录了一个难忘时代所唤起的思索;正是那样的时代,让诗人们获得了犹如神赐般的精神激励。而作为《中国西部诗选》主编之一的阿尔丁夫·翼人,则以此对世人表明他值得骄傲的身份:他,是中国西部的儿子。

  阿尔丁夫·翼人,当代著名诗人。又名容畅,英文名:Aldingfu-yiren,祖籍青海循化,撒拉族。曾先后毕业于青海教育学院英语专业、西北大学汉语言文学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现任大型文化季刊《大昆仑》主编、世界伊斯兰诗歌研究院中国分院院长、青海大昆仑书画院院长、青海民族文化促进会会长。主要作品有:长诗《耶路撒冷》《母语:孤独的悠长和她清晰的身影》《沉船》《遥望:盛秋的麦穗》《漂浮在渊面上的鹰啸》《我的青铜塑像》《神秘的光环》《光影:金鸡的肉冠》《错开的花:装饰你无眠的星辰》《蜃景:题在历史的悬崖上》《被神祇放逐的誓文》等。阿尔丁夫翼人的创作实践已纳入屈原开创的“史入诗”空间史诗传统并深具当代特征,被视为中国当代最重要的“昆仑诗群”代表性诗人。

  作品曾荣获第四届中国民族文学创作“骏马奖”、“中国当代十大杰出民族诗人诗歌奖”、“中国当代文学创作奖”、“第十一届黎巴嫩纳吉-阿曼国际文学奖”等国内外重要文学奖项。诗作被译成英语、俄语、西班牙语、波斯语、马其顿语、罗马尼亚语、阿拉伯语、俄语、日语、韩语等,另有《中国当代十家诗人诗选》由12种外文版出版。作品入选《中国现当代杰出诗人经典作品赏析·高等院校选修课教材》《新诗创作与鉴赏》(何休著、中国近现代杰出诗人作品赏析-高校选修课教材)《百年诗经-中国新诗300首》、《二十一世纪:中国文学大系-诗歌卷》、《中国当代十家民族诗人诗选》(韩作荣主编)(“中国当代十大杰出民族诗人诗歌奖”获奖作品集)、历届(第一、第二、第三、第四、第五届)《青海湖国际诗歌节代表诗人作品选》、波斯语《世界诗歌之窗》(2010,5伊朗出版)、阿拉伯语、英语版《世界诗选》(以色列出版)。

  2010年应伊朗国家文化部邀请,参加德黑兰首届国际诗歌节,受到内贾德总统的亲切接见,接见时总统先生高度称赞阿尔丁夫-翼人享誉伊斯兰世界的经典诗篇《黄金诗篇》,说它是:“诗的黄金。虽只寥寥数语,却传达出无尽的星空都遮蔽不住的神秘……”。同年他再次荣获“中国当代十大杰出民族诗人诗歌奖”。评委会如此评价阿尔丁夫·翼人的诗歌,“阿尔丁夫翼人的诗歌富有信仰的灵魂,如血脉一样尊贵,他以30年对诗歌的坚守与勤奋创作承袭了伟大的撒拉尔民族的精神气质。在他诗歌庞大的心灵气象里,我们能够感知他的赤诚与深厚的精神依托。他由此成为青藏高原上独树一帜的优秀诗人。阿尔丁夫·翼人的诗歌,是对生命信仰的提炼与锻造,他的诗歌形如预言,属于久远。由于阿尔丁夫·翼人重要的诗歌成就,特授予中国当代杰出民族诗人诗歌奖。”

  2011年随中国作家协会作家代表团出访美国,2012年9月赴以色列参加“第32届世界诗人大会;2014年10月应邀出席南非“姆基瓦国际人道主义大奖”颁奖典礼及南非国际诗歌论坛等相关诗歌活动,参加历届(第一、第二、第三、第四届、第五届)“青海湖国际诗歌节”、中国诗歌节等。(编辑:杨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