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版

主页 > 无限娱乐资讯 >

敦无限娱乐煌画境

  声明:百科词条人人可编辑,词条创建和修改均免费,绝不存在官方及代理商付费代编,请勿上当受骗。详情

  都说六界有三绝,天庭一手全包。其一是昆仑掌门的仙风道骨,一身出尘风采;其二乃东陵上仙的风华绝代,不食烟火;其三我不怎么敢恭维,说得正是我身边这位储君殿下,什么邪气浑然天成,一身妖媚入骨。

  瑶池鸢尾花仙,生来便比常鸢尾多了一尾被鄙视,因东陵画仙饮雪一道天元之火毁了容貌,却因为一见饮雪误终身。容貌与魔尊晴雪相似,常被错认。一袭紫菱纱裙,手持宝剑莫邪,芳华绝代。紫鸢为属性无名后饮雪为之改名为紫瞻。前尘她本是女娲,饮雪为帝俊,承渊为伏羲。三人情感纠葛,终与腾蛇双赢,龙凤呈祥结尾。

  他本非凡人,乃散星之中的孤辰陨落而生。出生便是七情六欲尽杀,天生冷漠,这才在上千年的修行之后,做了昆仑掌门。众所周知,天地分六界:神、仙、人,妖、魔、鬼。神界已经成为遥不可及的存在,但是无疑还是众仙家心中修真的终极目标。仙可长生不老,神却是凌驾六界,睥睨天下,永世长存。

  他微微扫过一眼,便如神明俯视这个世界,带着清淡的神爱世人的意味,带着一丝高调的无谓。命踏孤辰而来,断绝七情六欲。

  前世帝俊,后世魔尊晴雪所生饮雪,入天界为东陵画仙,执敦煌笔,绘敦煌画境预知未来。与未来帝君翎若两人深情缠绵,贪恋紫鸢(紫瞻),无限看似有情却无情,看似无情却意外多情。

  天帝长子,未来天帝。与东陵画仙两两为天庭皆知的情侣。翎若深爱饮雪,为其不再为帝君,假扮饮雪代替被昊天神塔。

  本是昆仑大弟子,后爱恋魔尊晴雪,无法自拔,纠结正义与邪恶之间,最后自己心中至爱晴雪逝世,情绪万千,弃昆仑大弟子荣誉,成六指琴魔。

  昆仑大弟子,谦和待人深的长老覃天枢喜爱。缘起瑶池盼,一舞凤舞九天冷之贤便心中记得这紫鸢仙子,后来紫鸢寻仙拜师,紫鸢偷拿冷之贤贴身玉佩,冷之贤也未反对,后来看紫鸢与师父关系非常,时常警示却无奈,最后被紫鸢错杀,死前对紫鸢说了一句,从我看你的第一眼起,就一直在想当年泓琴遇上她是怎么的光景。

  《敦煌画境》向我们缓缓展开的是这样一幅美妙哀伤又励志的画卷——瑶池边的四瓣鸢尾花紫鸢化了人形后,有两个目标:一是整容二是修练。

  紫鸢原本应是枚绝色,有说法她是超级大美人魔尊晴雪灰飞烟灭前的执念,和她有张神似的脸,以至于晴雪的男友,修仙界传奇人物,昆仑前首席大弟子泓琴在紫鸢的漫漫修练路中,常常冒泡出来,强烈要求再续前缘,这是后话了。紫鸢要面对的残酷现实是,她在还是花的时候,就遭到天宫神仙中的神仙饮雪一记别有心思的天元之火,烧出一块疤来,而化成人形后,这块疤便验证了墨菲定律长在了紫鸢的脸蛋上。仙界是非常看重容貌的,紫鸢又偷偷看上了经常和妖媚的天宫储君翎若在瑶池边约会的上仙饮雪(男男哦~~),为了让自己更有自信也更有竞争力,她练神功偷仙丹,都是为了祛疤美容。关于紫鸢人生的二个目标,应该是体内沸腾的神之血在作怪吧。紫鸢化人形既没粘魔尊晴雪的光,也不是磨光阴,而是偷了号称仙界最靠近神的昆仑掌门承渊一滴血,所以她一直自称为神之子,她有天份也有好学之心,她要修练最强的功法,以光宗耀祖为终极理想,势和承渊一起踏“封神之旅”,入“黄昏圣殿”。

  化了人形后,紫鸢在碧沉苑侍候了东陵上仙饮雪几年,见识了他传奇仙界的神笔——他所作敦煌画境可以让人入画,回到过去,走到未来。她也一次又一次亲眼目睹了饮雪和翎若的情深,其实当时的紫鸢对BL还是BG是没有概念的,她本质上还是一朵花,她只是觉着储君翎若样样比她强,饮雪又若及若离,她又被自己是不是魔尊搞得些有精分,于是等到昆仑掌门承渊到天上来吃酒席时,便找机会抱了便宜老爸的大腿,喊爹喊得那是一个嘶心裂肺,非要和他一起回昆仑。最后定下来是,如果紫鸢能赢昆仑仙剑大赛,便可以到昆仑当承渊首席也是唯一的弟子。于是紫鸢便从天宫到了昆仑,表像是开始了她的修练和历练之旅,实质上却是开始将仙界和昆仑的希望之星承渊一步步拉下了神坛。

  这个神仙文心水的好看。上面啰嗦的剧透,实际上并没有涉及到故事的十分之一。是的,情节丰富,人物关系复杂,男女主人公身份多重,你是我的劫我是你的杀神马的,你要想跳着看明白这个文,还真不行。

  对于原本很有男一范的饮雪,我是不太爱的。他以纤尘不染的姿态,藏着神仙界最深的心思,他喜欢紫鸢,也喜欢翎若,说实话,我还真有点接受不了。承渊则是一直将典型师徒文中师傅这个角色诠释得非常好,严厉的教导,低调的宠溺,隐忍的放任以及到最后可以毁天灭地的爱。

  很久没有看到这么合心意的神仙文了。不能说故事完全没有瑕疵,例如有些情节设置过于繁杂,例如敦煌画境这个好噱头到后面并没有好好利用铺展开来,例如紫鸢对饮雪曾经的小女儿心态突然就变成可以欺师灭祖不顾一切的爱情,让看客有些措手不及,但这一切,都一点也不影响这是篇很好看的神仙文。而且师徒最终修成了正果,退居男二的饮雪也还有一个爱人不是,谁也没吃亏。。。强烈推荐一下,喜欢神仙文的筒子不要错过。

  【1】第一次遇见所谓的昆仑掌门是个美丽的意外,那年瑶池仙会,他美得似真似幻,具体我已经记不太得,模糊的印象中,他似乎穿着水银色的衣袍,御风而来,步步生莲。

  【2】他本非凡人,乃散星之中的孤辰陨落而生。出生便是七情六欲尽杀,天生冷漠,这才在上千年的修行之后,做了昆仑掌门。众所周知,天地分六界:神、仙、人,妖、魔、鬼。神界已经成为遥不可及的存在,但是无疑还是众仙家心中修真的终极目标。仙可长生不老,神却是凌驾六界,睥睨天下,永世长存。

  【3】他御风而来,太过轻悄,却依旧吸引了全场视线,众仙家皆是停止喧哗,哪怕小声谈论,投以赞不绝口望尘莫及的目光。

  【4】他看起来如此清冷,仿佛行走在冰天雪地,没有半分神色,不喜不忧。那一张容颜分明如此极致美好,我想他笑一下便是倾国倾城也不为过。他走,每走一步,都仿佛漫步云端,悄无声息,即便是这么安静的场合,依旧感受不到他的任何一点气息。。

  【5】他是通往神界的唯一希望,是这里芸芸众生的仰慕,教人怎么仰望,也不敢伸手触及他的存在。

  【6】银色的衣袍不绚丽不繁复,却是大放异彩,让人移不开眼。不止是六界无双的容貌,不止是清冷索寞的气质,他整个人都如玉一般温和莹润,散发着淡淡的光芒

  【7】这样的人,总让人觉得他会孤老一生。他是生活在神界的,不属于这个世界。他微微扫过一眼,便如神明俯视这个世界,带着清淡的神爱世人的意味,带着一丝高调的无谓。命踏孤辰而来,断绝七情六欲。。

  【8】透过曲径,隔着重重花树,隐约可见白色道服中那一抹银色身影——昆仑掌门。靠得越近,便越能看清他模样。只见那肩坎处深银色流云水纹倾泻,腰间宽带,靠左处的丝带携一块碧色玉环,两袖开阔,步伐轻盈,如御神风。。

  【9】眼眸狭长,鼻翼端正,双唇微翘,一头银色长发绾起,碧色琉璃绽放光彩。不雍容华贵,亦不清贫简朴,整个人都仿佛水流一般清澈明净。想来形容他,也只有“水中玉”三个字。

  【1】东陵上仙是众人皆知的与世隔绝的一个散仙,实际也绝非散仙,就是太过闲散罢了,听闻他亦是天庭出生,对画画非常精通,所以玉帝才赐了个“东陵画仙”的封号给他。他持有敦煌笔,画出的景物皆是栩栩如生,让人分不清真实与虚构。更传言人能进入他的画卷,如同走进另一个世界一般。。

  【2】他身着淡色衣衫,绘着浓深的流纹,一头墨发如水披下,两绺任着丝带轻绑,一张侧脸,美绝六界。。

  【3】他从庭院的扶栏上下来,身材颀长,一身衣衫随风轻晃,正面容颜更是标致,靠近才发现他那左眼下一点泪痣,便轻描淡写出整个人的风韵。

  【8】饮雪不语,以前他不说话或说话,一样的悲伤;如今不同,他开口说话,带些欢快;不说话,又恢复沉静。他侧头看向远天的浮云游动,手里捻着我的一绺长发,我抬头看过,这才发现他头上插着我送给他的木簪。如此一来,褪却三分华贵,增添一点与世隔绝的孤漠。。

  【1】那个男人打小就是天之骄子,一出生便是众星捧月,让人望尘莫及。那是因为他是天庭的储君,未来的天帝陛下。

  【3】 这一身白衣胜雪,可线】烟紫菱纱霓裳无风翻动,有风更是形成上古魔力的护盾,教所有人望而却步

  【3】难以置信的看着他的黑色衣袍瞬间退成雪白,整个人变得儒雅温柔,更别说他眼神里绽放的柔软思恋,看起来就跟时光倒退一样神奇,我居然看到了上万年前的六指琴仙!

  【2】见招拆招似乎是他的绝活,他不攻只防,但却依旧游刃有余,神色冷静。两剑交叉而过,我支退他数百米,想起大半年后将与他在仙剑大会上一决高低,更是一鼓作气,奋力一剑挑开;他百密一疏,手中木剑顺势飞出一丈,我绝情一剑抵上,他两指挟持,忽的用力便是剑身尽折。我一掌扇上,打向他的左胸,他出手甚快,竟是与我拳脚相持,瞬间拉近距离。。

  【3】他哽咽说不出话,我轻轻凑过去,他缓缓道来,不慢不急,不是海誓山盟不是临终遗言,不辉煌不灿烂,却教我全线崩溃,泪如泉涌。。“从我…看到你的第一眼起,就会一直想…当年的泓琴遇到她…是怎样的光景…”

  【2】可他却一掌甩了天帝,视线看过我,银发风中凌乱,眼眦决裂的吼道:“那你知不知道,从我爱上你的那一刻起——就已经不再是神仙了!”

  【3】饮雪瞥过承渊额间一抹幽蓝火焰,讥笑道:“那如今即便你成功登入黄昏圣殿,却不再是当初那个备受推崇的三皇之首伏羲了,如今的你——恐怕算是妖皇吧!”。承渊不与他争夺口齿之利,上前三步,“把鸢儿还给我,十七万年前她是我的妻子,如今也不会改变。我好心救你,你却恩将仇报——”。“那是你!若非你承诺让我封神之旅,若非你欺骗会将阿紫交还与我,我会这样报复?你趁人之危,染指我挚爱,今日我绝不会如往昔那样退缩,再给你面子!”

  【4】“我不想走,欠你的已经悉数还清,你与翎若,我不想再介入了。一千两百年来是我自作多情,但我也苦痛这么久,成全了你的封神之旅,你放过我吧。”。“为什么要走,昆仑不留你,我接纳你,无论天涯海角,我都和你在一起。”

  我闭眼微笑,“那他呢?”我又摸了自己的小腹,“还有这里呢?”。饮雪一下拽起我的手臂,将我引至他怀抱,隐忍深沉,“……我接纳,是你的,我都要。”

  【5】正是睡得香香的,突然有人拍了下我的脸,我伸手推开,翻了个身继续睡。谁知越睡越冷,终于给冻醒。我睁开眼就是承渊一张放大的容颜,我一下就扑到他怀里,哭诉道:“师父……师父……”

  他拍打着我的背项安慰:“没事了没事了。”。我惊觉自己的状况,低头一看衣服已经完完整整的穿好了,又抱头大哭:“师父,有条螣蛇他要强.暴我啊……”。。

  我再次投怀送抱,委屈的泪水流个不停:“我还以为师父被他吃掉了,吓死我了……师父离开也不告诉我一声,好过分……”。承渊捧着我的脸颊,见手指不够抹,就掏出手帕给我擦拭泪水,“别哭了别哭了,我们这就出去。”。

  【7】承渊也是对那一段过往心存芥蒂,选择沉默。我们正吃着饭,这厢从后堂就跑出来一个十岁左右的男孩,朝着望天吼奔过来,兴高采烈道:“唉,真的是你!刚刚我们还一起玩的,下午茶楼里有说书的,一起去吗?”望天吼连饭也不想吃了就下了桌,跟那陌生男孩闹成一团,兴奋道:“好啊好啊,”转眼一想不对劲道,“那说书的和月老讲得一样吗?我想听江湖武侠的!”。少年看到我和承渊也在场,立马投来好奇的眼光,“哇,你爹娘也来了!”

  隔得不远,我与承渊听得清清楚楚,望天吼一脸尴尬,忙赶着他道:“别看了别看了,没什么好看的。”。

  【8】我轻轻搭于他的手上,实际只是轻轻的触碰,不曾相握,他提携我起身,道:“我知你早已位列仙班,修仙已成过往。入我门下,不求你一朝叱咤风云,纵横六界,只愿你以天下为己任,求得自我,去伪存线】我所要破解的天元之火,自然在攻篇,要修仙得道之后进一步提升,方可练就,困难系数比昆仑的地理位置还要飘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