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版

主页 > 热点资讯 >

南社村明朝古碑《百岁翁祠记

  茶山有古碑,以明清时代居多。碑文有的记录先贤功德,有的叙述风物变迁……现摘选刊载,以期从中管窥茶山悠久灿烂的历史文化,激发我辈爱亲、爱乡、爱国之情。《百岁翁祠记》古碑在

  茶山有古碑,以明清时代居多。碑文有的记录先贤功德,南社村明朝古有的叙述风物变迁……现摘选刊载,以期从中管窥茶山悠久灿烂的历史文化,激发我辈爱亲、爱乡、爱国之情。

  《百岁翁祠记》古碑在南社村社田公祠内,宽60厘米,高90厘米,立于明朝万历乙未年(1595年),距今已有420多年历史,是茶山乃至东莞不多见的明代碑刻。此碑字迹清晰,碑文书法典雅、隽秀、工整,有唐人写经体风范,尤为难得。碑文着重阐述了明朝南社人的道德观念:1,重视宗族(“礼莫大于尊祖敬宗”);2,勤俭治家(“公以勤俭治家,家务悉亲力之”);3,以德为先(“积善之家,其后必昌”,“祖宗寿考,自积德中来,能世其德者,斯能济其美”);4,重视教育(“书田陆拾石”,“独与其才而隽,凡补弟子员者得与”)。这些道德观念直到今天还是有现实教育意义的。碑文中提到的一些史实也极有意义:1,社田公年高百岁,受到县官褒扬;2,南社修建祠堂始于社田公;3,社田公祠原是社田公的居所;4,万历年间,南社谢氏家族人口为数百人。

  盖闻族之兴也,必有寿考而敦庞者,以为经制佑启,而后之人因得有所标准、遵法,以绳绳济美。予邑东之里曰南社,宋末有东山谢公,来自南雄,始卜居焉。俗尚勤俭,尤善计然策,故人多素封,且文彦彬彬,而十世孙社田尤著。其春秋已进而期颐也者,其容止退而若童也者。前邑侯杨公宠以冠带,继而董公延之宾筵。所居有堂,堂有坊,扁曰“褒开百岁”,则今李令公命也。异时,欲以此为祠,乃孙大任、大行谒予,言为记。予谓:“礼莫大于尊祖敬宗,欲尊祖敬宗,莫先于合族隆报。《易》之卦,‘涣’、‘萃’并列,而占皆云‘假庙’。何也?盖‘涣’者,散也,神人涣散,所先在合,而非庙胡合?‘萃’者,聚也,神人萃聚,所先在报,而非庙何报?自天子至庶人,隆杀虽殊乎,其水木本源之心一也。”谢之族属散居南社,无虑数百人,顾前此俱未有祠。公每念曰:“此吾家缺典也。”乃率众捐赀创祠,特祀东山公,寻复自建三代祠,专祀晚翠而下祖,则无涣不合,而亦靡报弗隆矣。公又谓:“我之所生与嗣,而生生之子若孙,又皆视我为祖,其心即我之心,岂无修吾俎豆之所?第吾生平拮据,经画实惟此堂,百岁后必以是为祠,而前配李孺人以慈俭孝谨佐吾起家,继配何孺人,克称均祔焉。所置祀田,则与诸子若孙共,书田独与其才而隽,凡补弟子员者得与。诚一家之盛典也。予每见今贵家故族,往往膏亩绣甍,止以明得意而视先世,身后若遗迹然。”闻公之风,愧巳。公何能是?公以勤俭治家,家务悉亲力之,以故赀蓄甚饶。其质行大抵本之以宽,出之以忠,而不缘饰之以智巧,且孝友天植,老而弥笃,谈及二亲,涕未尝不簌簌下也。此又其心源行谊之美,而为垂创获寿之本者。公丈夫,子三,长诰次壮次播,皆率乃攸行,益光前烈。诸孙济济杰出,行将起家经术,对丹墀、受貤典于穆清。圣天子遣安车蒲轮迎公,以三老五更之礼礼之,其焜耀又当何如耶?二生乃悚起避席而言曰:“生等碌碌无似,尚愧祖武,敢徼万一之倖,虽然,实志之矣。”予曰:“唯唯否否。沃腴之野,其树必蕃;积善之家,其后必昌。生虽逊,乌得而逊?”诸二生复坐,予又前告之曰:“未既也。祖宗寿考,自积德中来,能世其德者,斯能济其美;祖宗基业,自勤俭中来,能若其训者,斯能享其成。倘不其然,即祖宗虽甚盛德,亦安能为不肖者庇耶?”二生其以吾言质之公,谓:“为然否?”公曰:“善!”遂镌诸石,以垂不朽。时万历乙未,赐进士出身、中宪大夫、江西九江府知府、前南京户部湖广清吏司郎中、眷生张弘毅顿首拜撰,内侄邑庠李家玉书丹。祀田陆百五拾石,内基田壹百五拾石,收者贮纳粮差并整田周。东门地租银拾两,鱼塘三口。书田陆拾石。三男共拨租肆佰伍拾石。共计壹千壹百石。

  一个兴盛的家族,一定有长寿且富足的人,经营产业,帮助、启发后人。后人以他为标准,谨慎地遵循、效法,才能在他的基础上发扬光大。我们在东莞城东面的乡里叫南社。宋代末年时,谢公东山自南雄来,开始在这里居住。这里的风俗推崇勤俭,百姓擅长经营谋划,很多人富比封侯,而且品德高尚、文雅有礼。十世孙社田尤其杰出。他年过百岁,容貌举止却返老还童。前县官杨公推举朝廷赐以寿官冠带以示尊崇,接着董公又邀请他为座上之宾。社田公的住处有堂,堂有牌坊,牌坊的匾额写着“褒开百岁”(“褒”指“大”,“褒开百岁”意即祝愿将来有更多百岁老人),这是现今李县官的称誉。社田公打算日后以此堂为祠,其孙子大任、大行前来请我志记,我说:“礼莫大于尊敬祖宗,要尊敬祖宗,最先要做到的是聚合族人、隆重祭祀。在《易经》中,‘涣卦’‘萃卦’并列,卦辞都说‘假庙’(来到宗庙里)。为什么是这样呢?这是因为,‘涣’的意思是散,神、人涣散,先要聚合,没有祠庙怎能聚合?‘萃’的意思是聚集,神、人聚集,先要祭祀,没有祠庙怎能祭祀?从天子到百姓,祭祀的隆重、简陋虽然悬殊,但他们像河水追溯源头、树木感恩树根一样追思、感恩自己的祖宗的心是一样的。”谢氏家族散居于南社的有数百人,以前一直没有祠堂。社田公常常说:“这是我们家缺失了典制。”于是,他带领众人捐款创建祠堂,主要祭祀南社始迁祖东山公。不久,又自建三代祠,专门祭祀晚翠公以下的祖宗。这样,涣散的祖宗都聚合在一起,一切祭祀都十分隆重。社田公又说:“我所生下的后代与后代生下的后代,这些子孙都视我为祖宗,他们尊敬我和我尊敬祖宗的心是一样的,因此,我怎能不修建一个祭祀我的场所?我生平拮据,只建了此堂,我死后一定要以此堂为祠。我的原配李氏以慈爱、节俭、孝敬、谨慎之心辅助我创业起家,我的继室是何氏,她们两人配得上和我一起接受祭祀。我所置下的祀田,各子孙共同享有。书田只给那些才能杰出的,只有成为县学生员的才能分享。这实在是我们家的盛大典制!我常常见到如今的贵家旧族,往往以肥沃的田地和华丽的屋宇来自鸣得意,显得比先人更有成就,其实到了身后,这些膏田华屋都只是遗迹而已。”我听闻社田公的风范,感到惭愧。社田公是如何做到的?社田公以勤俭治家,家里的事务都亲力亲为,因此积蓄下丰厚的财产。社田公的德行,大概是以心地宽厚为本,待人忠实,不会用小智慧、小机巧来掩饰,并且天性孝敬、友爱,老了更加是这样,谈到自己的父母,泪水都会哗哗地流下来。社田公心地、行为的美好,是他创立基业、健康长寿的根源。社田公实在是大丈夫!他有三个儿子,长子是诰,次子是壮,三子是播,碑《百岁翁祠记都能够继承父亲的良好品行,并且发扬光大。孙子们也都十分杰出,即将通过科举而获授官职,在天子的殿堂之上接受朝廷的恩赐。到时候,天子将派遣舒适的车辆来迎接社田公,以对父兄尊重之礼接待他,如此盛大的典礼,实在不可想象!社田公的两位孙子听了我的话,吓得站起来向后退避,说:“我们碌碌无为,惭愧于不能跟从祖父的踪迹,不敢奢望能做到祖父的万分之一,不过,这确实是我们的志向。”我对他们说:“虽然我同意你们的说法,但是肥沃的田野,生长的树木必然茂盛;积善之家,其后人必然昌盛发达。虽然年轻人应该谦逊,但你们不用谦逊。”他们于是坐回座位,我走前跟他们说:“我还没有说完。祖宗长寿,来源于积德。只有继承祖宗的品德,才能在祖宗的基础上发扬光大。祖宗基业,自勤俭中来,能听从祖宗训导的人,才能分享祖宗的成就。否则,即使祖宗品德高尚,又怎能保佑他的不肖子孙?”二人以我的话去问社田公对不对,社田公说:“非常好!”于是,把这些话镌刻在石上,以永远流传。时万历乙未(1595年),赐进士出身、中宪大夫、江西九江府知府、前南京户部湖广清吏司郎中、眷生(姻亲的长辈对晚辈的自称)张弘毅顿首拜撰,内侄(妻子兄弟的儿子)邑庠(县学)李家玉书丹(用朱笔在碑石上书写,以便镌刻)。